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查看: 4805|回复: 7

[原创] 向大师致敬——侯宝林百年诞辰晚会纪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8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忌讳 于 2017-12-31 10:38 编辑

向大师致敬——侯宝林百年诞辰晚会纪实

公元2017年12月13日,由中国文联、中国曲协、中国广播艺术团合着办的纪念侯宝林诞辰100周年专场演出在民族宫剧场里头举办,本人作为咱们中华相声网的卧底记者(在那儿9个钟头没暴露身份)经行里人指点于当天下午1点溜达到民族宫门口,门卫老头不让进,要不出示出入证要不就让里边人出来认领,出入证咱肯定没有,只好给里边人打电话出来迎接我,正等着呢就见马云路、刘际、奇志、牛成志这老哥儿四个从外边提着行李往里走,也被门卫老头拦住了,问他们算干嘛的?他们回答是演员,老头又问他们有出入证木有,几个人说根本没给我们,就让1点来这儿走台,于是几个人跟老头呛呛起来,旁边还有劝的说“这几位老师电视上常见,让进去吧!”老头死心眼儿,仔细辨认一下说就看奇志眼熟,奇志说“那就让我们进去吧!”老头还是犹豫,合计半天还是放行了,这时候迎接我的也出现了,我就随着这几位边聊边往里走,奇志还当众请教我一个问题:“你穿这么少冷不冷啊?”
到了后台里边有几个人了,白桦和几个没啥名气的都在里头,楼道里也过来过去的老有人,一会儿杨进明来了,再过一会儿过来个瘦老头,仔细一看是全维润,他是这场晚会的总导演,也是诗朗诵的作者,同时他儿子全权是攒底歌儿的作者,估计爷儿俩忙完这场在侯门里就是受宠红人了,这也是当爹的在给儿子铺路。
全老师作为总导演和作者,开始招呼大伙儿上台排练诗朗诵,别人都往台上走,我跟台口看热闹,这时候马云路过那儿看见我了一乐一招手说“上来玩会儿”,我就回敬一笑同时心里想了一句“你们玩儿吧,我可玩儿不起!”
台上开始排练走台,一人端个大红本子,后边大屏幕播放侯大师生前影像资料,这帮人也是练会儿聊会儿嘻嘻哈哈的,正赶上片子里出现侯宝林晚年与胡仲仁合作演出片段,演员群里有一位前几天刚骂完国安的陈姓秃瓢手指着胡先生问“旁边儿站那是谁呀?”他居然连他师爷生前最后一任捧哏都不知道,别人告诉他那是胡仲仁,姜昆跟旁边儿砸了一句“是,胡仲仁,湖北人,”大伙儿哈哈一乐,接茬儿练。
1168295396.jpg

1164376273.jpg


1531743305.jpg


385227295.jpg


671823330.jpg


1135629980.jpg


1038425580.jpg

排练过程中已经满头白发的赵炎可能不太懂得一些新词汇,出现了几次滚口念错了的情况,别人纠正他就重来一遍,也挺不容易的。
638841251.jpg
其实走台时候演员并没到齐,陆续还有人进场加入,就连领诵的单联丽都是半截儿到的,她一进场好几个年轻的半大孩子围上去叫姑,帮着拿包接热水,都挺尊敬长辈的,至于她那包谁给买的咱就不清楚了。
台上练着,我溜达到台下转着,看到马贵荣老师带着小学生在前排坐着,上前跟马老师打个招呼聊了几句,老太太对于组织方晚上让两个孩子使《醉酒》很是无奈,俩孩子都没有喝酒经历,纯粹背词模仿,机会是高洪胜给联系来的,活儿是主办方定的,老太太根本没有话语权,只能听喝,当年侯耀文小时候使《醉酒》泥了下来躲厕所哭鼻子成了他一辈子的心结,主办方是想历史重现吗?

台上练了得有一钟头,姜昆和全维润还给指导上台下台怎么走,步子大小说的很细,练累了就都下来休息了,我又重新溜达回后台,只见一位大高个儿站在镜子前跟一个比他矮不少的人聊天,矮个儿是张志强以前见过几回,再仔细一看这大高个儿竟是咱们中华相声网自家兄弟、现任“重庆逗乐逗不乐最好都给我乐 坊”的坊主笑面小生,中文名叫宋好,宋老师,多年不见分外眼红……不是……亲切热情,握手寒暄唠家常饼,宋老师晚上也要跟着朗诵,作为侯门正宗传人特意从重庆来京参加侯百年纪念活动,凌晨到北京休息没一会儿,上午参加完纪念座谈会晚上又到民族宫演出,辛苦一整天,第二天还要赶回重庆,当艺术家忒累,对于我这样整天犯懒的这辈子只能仰望人家——因为他个儿太高了不仰着头看不见他,尤其俺俩照了张合影之后发现他居然是高我一头的人,早知这样我就跟张志强照了
178225334.jpg
这期间陆续有大腕儿到来,高洪胜、郑健、刘颖、李鸣宇等人陆续都往里进,李鸣宇进屋就找节目单,一张也没找着,其实他看不看节目单都无所谓,真要不让他上了肯定通知他。
这时候一阵骚动,侯耀华来了,他也是侯家唯一到场的家里人,一帮人围过来“二爹”“侯先生”“侯老师”的叫着,作为最近热点缠身的公众人物,这位二掌柜的身边既没跟着三国女徒弟、也没见隔壁屋的“何伟无云”出来接驾,估计是在这方面想刻意低调一下,这老爷子这屋看看那屋转转,一会儿楼上一会儿楼下,没转一会儿就找高洪胜、李少杰对词儿去了。

这时候就见来了俩送外卖的,抱着大箱子里边都是盒饭,负责人就招呼大伙儿到地下室去吃饭,人太多,我和身边几位就想先别去呢,等人少点儿再说。没一会儿赵炎从地下室回来了,别人问他“赵老师您吃好啦?”赵炎说“我根本没吃,那儿人比饭还多呢,待会儿再去吧!”老艺术家没挤进去愣给饿出来了!
1038244288.jpg
等都吃完饭,演员开始准备,观众也陆续进场,媒体也进来采访,从进口大厅到前后台开始热闹了,全维润还在忙前忙后张罗着,有几个年轻演员上台上转悠被他呲儿回去了,说按行规观众进场后演出开始前台上不许有人,几个年轻人缩着脖子回后台了,我也找个地儿坐好了等着看节目了。(这时候才发现手机电量不足了,充电宝也罢工了,关键时刻掉链子,所以以下照片一张比一张模糊,有些环节也没照,非常抱歉)
166760393.jpg

328192662.jpg

1810194569.jpg
晚上1930分,音乐响起,演出正式开始,主持人瞿弦和、周涛出台,专业主持人就是说话利落不拖泥带水,几句话引出主题,开场曲艺联唱《为民求乐侯宝林》开演,节目单写的是单弦西河都由杨子春他们家那几个孩子唱,实际上都换人了,只有京韵大鼓维持原判……原定,由种玉杰演唱。
1858698706.jpg
第二个节目也是全场第一段相声,范军和他师父兰成的《永远的笑声》,范军还是展示模仿特长,这回不光模仿几位豫剧名家,还有相声前辈,模仿几个人物串成一个故事,从中设计包袱儿,总比单纯为模仿而模仿提高一层。

范军与师父演完下去,侯耀华上来讲几句话,回顾往事说说感想,接着他就和李少杰、高洪胜来了段快板+山东快书联唱《大师情谊》,李少杰唱快板叙述他父亲李润杰与侯宝林的交往,高洪胜唱山东快书叙述他父亲高元均与侯宝林的往事,侯耀华作为串联,解说几句,那二位让他也唱几句,他歪唱两句纯为招笑,通过这种形式缅怀大师,创意还不错。
1448465353.jpg

1400284914.jpg
第四个节目是侯大师的弟子丁广泉指导的两个外国徒弟使了个《杂学唱》,丁先生也是节目单里出现的唯一一位侯宝林弟子。这俩洋徒弟一个是喀麦隆的黑人捷盖(侯耀华挺喜欢他,经常带他出去做栏目,管他叫“揭盖儿”),另一个是法国的勃小龙,两人在台上学叫卖学戏曲,算个才艺展示吧,外国人热爱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好事儿,好好传播吧!
1344878103.jpg
两位洋人下去,常贵田上来讲话,讲述侯家与常家的交情,回忆他与侯宝林共事的情景,看得出来常先生很激动,讲的时候也有包袱儿,相当于一段单口相声,说了侯先生去美国让人给擦鞋的插曲,就在快讲完了时,瞿弦和可能觉得太长了,上来要拦着,常先生明显语速加快坚持讲完了,其实想想常先生是有点儿拖,可他毕竟经验丰富还不至于抻的太收不住,又不是春晚直播掐点儿,瞿弦和也真没必要这么沉不住气。
50257737.jpg
先生讲完,马贵荣的两个小学生上场了,使《醉酒》,垫话儿说自己是侯宝林的耷拉孙儿,包袱响了,后边醉酒正活儿基本按侯版原词儿说了一遍,观众毕竟对这段太熟悉了,乐不乐的也无所谓了,俩孩子使大师的活儿向大师致敬,最大的意义是说明相声后继有人。

俩孩子下去,换上苗阜王声,使了个《快乐生活》,还说是他俩原创的,一听才知道,敢情是礼仪漫谈吻手啃猪蹄那个,内容加个法国酒吧就算他俩原创的了,怪不得他们爱跟刘春山一块儿,物以类聚,其实建议苗阜还是到后台找常贵田把《白字先生》学过来加个万莫岐的包袱儿出去使去,应该有效果。
2034811082.jpg
喵王下去之后,上来三位搞美术的,有一位送画儿,有一位做紫砂壶,还一位送字的,就是李燕,送字儿的同时也回顾了他父亲李苦禅与侯大师的过往,大屏幕配着老照片。

接下来一位大腕儿冯巩,带着贾旭明、曹随风、侯林林使了个群活儿《我爱诗词》,虽然还是进角色表演,但是毕竟是站那儿说,结构语言手法都是相声的,用了顶针续麻等方式,也是现场效果最好的一段,据说这段准备冲击春晚,想想内容还是弱点儿,而且要真上春晚的话没准儿可能会把那仨换成大腕儿,但我希望还是能把贾旭明保住。
347874251.jpg
冯巩下去后,排了一下午的诗朗诵终于上场了,演员们全上来,站满台了,都穿着黑西服,要再戴个墨镜就黑社会了,一个个儿激情澎湃的,领诵的是姜昆赵炎单联丽于紫菲,全体几十口子一块儿缅怀致敬大师,这节目给人的另一层意思是说这行里人可真不少啊!
334978417.jpg

1716894309.jpg

2077291090.jpg
朗诵完了都下去,结尾歌舞上了,蒋大为唱的,歌名叫《衣食父母》,这四个字也是侯大师对观众的尊称。后边一帮男女伴舞,男的还练武术,唱完全体都上来照大合影,老艺术家中间捧着花儿,七尺咔嚓照好几张,这晚会就演完了。
1766976235.jpg
侯大师百年纪念活动大概也就这样了,至于二掌柜的说要整理家谱宣布新名单的事到底还做不做了估计也没人提了,还是都干点儿正事儿吧!


发表于 2017-12-19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都没了。
发表于 2017-12-19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一下,文章不错!
发表于 2017-12-24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站桩 于 2017-12-24 19:58 编辑

俩孩子下去,换上苗阜王声,使了个《快乐生活》
嗯,本来以为这俩人散伙了呢。

演员群里有一位前几天刚骂完国安的陈姓秃瓢手指着胡先生问“旁边儿站那是谁呀?
整个2017年,相声界也就这位够个新闻吧。


发表于 2017-12-28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站桩 发表于 2017-12-24 19:56
俩孩子下去,换上苗阜王声,使了个《快乐生活》
嗯,本来以为这俩人散伙了呢。

侯二的三国杂种徒弟不够新闻?
发表于 2017-12-28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昨天刚琢磨过来,请了杨进明,没请杨义呀,人家不一直说是口盟的徒弟么
发表于 2017-12-30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临其境        
发表于 2017-12-31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song.ch.g 发表于 2017-12-28 15:22
侯二的三国杂种徒弟不够新闻?

刚看了最新的报道,真是一摊狗血啊。
不过一直没拿他当相声界的人,他也没说过什么段子啊,跟老陈还是不能比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8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8-12-18 02:43 , Processed in 0.136240 second(s), 2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