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相声网


搜索
中华相声网 首页 相声名家马三立别传
订阅

马三立别传

相声仓库管理员制作的《马三立别传》电子版
相声仓库管理员制作的《马三立别传》电子版......
2003-7-24 13:03
01、一半的马三立(代序)
01、一半的马三立(代序)
连群给自见出了个难题:为幽默大师马三立先生写传!我说难,是说很难写好。 别以为幽默大师的生活就一定妙趣横生。何况马三立在几代观众心中已经迷人地创造了自己——大耳凹腮,总睁不开的一双小眼,细瘦的身条在灰布大褂里晃来晃去;哑嗓子说起来从容又机警,傻乎乎的表情中夹带着锐利;对于他,最普通的事物下也可以挖出笑料,最平常的......
作者: 冯骥才    2002-4-26 16:37
02、“我生下来就是个糊涂人”——代引子
秋雨下个没完没了。 屋里屋外都是溕溕雨色,似云,似烟,似雾。我们谈话的时候,茶杯的水气和香烟的云雾正浓浓混成一团升起,遮住很瘦很瘦的一张脸,只从两边挑战似地露出两片世人所熟悉的大耳朵,挺神秘挺不寻常。  “我,马三立,”他说,“身高五尺四寸,体重从小到老,始终没能超过一百斤,看来今后希望也很渺茫。丁未年(......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36
03、求学篇:第一个“包袱”:校服
  屋里一时没人吱声,静极了。对门张二伯家的电匣子,正播放京戏,谭叫天的《秦琼卖马》:“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不由得秦叔宝两泪如麻!……”咿咿呀呀,十分清晰,那大英雄一旦手头没钱便只好卖掉宝马的悲凉腔调使人心头发酸。近处就是后母丁氏倚着门框嗑瓜子的声音了,“咔咔咔咔咔咔”,疾速脆响,一声紧接一声,显得技艺娴熟非同寻常因而......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35
04、求学篇:体操班上的明星
中学每逢星期四,有体操班,现在叫体育课。 三立是个好学生,用功,老实,听话,甚至有点儿胆小,至今提起一些淘气同学的壮举,仍不免为之色变。 但他当时也正处于好动的年龄,总不会规矩古板得象小老头。他象同龄人一样,不时有少年热血沸腾想跑想跳浑身劲头暴涨没地方使的时候。在体育中,他最喜欢打篮球,似乎还具备些投篮的天才,往往......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34
05、求学篇:明白又糊涂
在三立的记忆里,哥哥马桂元对他最温和、最亲切的时候,莫过于他岁那年初冬的一个黄昏了。 响过放学钟声,他和同学们说笑着涌出校门口,猛不丁发现哥哥站在马路对面的一棵老槐树底下向他张望。他很觉意外和吃惊,一时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同窗中不乏富家子弟,每天由小汽车、包月洋车或佣人接送,但穷学生没有这样的排......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33
06、求学篇:书恋
这里是人生历程两个时代的衔接处。 那天夜晚,马家的哥俩在街头分手,桂元匆匆忙忙去赶东兴茶社的晚场,弟弟三立拖着沉重的步子迷迷糊糊地回了家里亮着灯,却没有人。父亲照例回来的很晚,而后母则已去东屋打牌,炉子上一壶开水咕嘟嘟快熬干了,饭桌散放着未涮洗的碗筷。这是家,又不象个家。三立怔怔地站着,叹了口气,便去涮碗、灌水,又把......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32
07、问艺篇:初入山门
  “相声八德”之一的周德山,有个很怪而且有些可笑的艺名:周蛤蟆。据说因为他小的时候又矮又胖,脖子极短,还总爱咧开大嘴憨乐。他父亲,那位富于想象力而又语言生动的评书艺人便道:“……就叫蛤蟆得了!”一言定终身,这个艺名直叫到他年近古稀,溘然长逝。此是后话。 周蛤蟆成了三立的师父。 当时提到拜师,三立颇有些糊......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30
08、问艺篇:粥之谜
  周蛤蟆两口子没有小孩,住着两间小房,一间自己住,一间留徒弟们住宿。三立家住得不远,每天晚上回家,早晨再来。这条路从小跑熟了,来去极轻快,并不觉得累。谁知,过了些日子,他却对往师父家去怵头了,磨磨蹭蹭,满肚子不情愿,总不想进那大门。   他不是不想学艺,也不是怕师父。周蛤蟆是出名的好脾气,他怕——或者说怵的是师娘,......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29
09、问艺篇:山后练鞭
  好容易迈进相声行的山门,三立又一度曾经想改行,当警察。为了什么?逼的,被打怕了! 仍然不是怕师父。周蛤蟆天生的乐天派,没有钻牛角尖的事,教徒弟也大大咧咧,从来不动手打人。谁失手摔坏了家里的东西,他也只心疼得骂几句。谁学活慢或说错了词,他兴许还乐。在相声场子,他为三立捧哏,三立“吃栗子”,急得抓耳挠腮心急火燎,他瞧......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27
10、问艺篇:五棵冰棍儿
    三立九岁那年夏天,跟着哥哥桂元逛大街,见路边有摆摊卖大戏考的。所谓大戏考,即当时发行的京戏唱片的嘴词。三立从小爱听戏,就是有时听不懂词儿,哼哼起来也不知所云。这时就象发现宝贝似的舍不得动弹啦。   “走哇!”哥哥拽了他一下。   “哥,你看,这上边都是戏词。有了词儿,不就都会唱戏啦!” ......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24
11、撂地篇:天地之间
  “‘一’字我写出来一道房梁,‘二’字我写出来上短下横长,‘三’字我写出来川字模样,‘四’字我写出来四角四方……‘七’字好象那凤凰单展翅,‘八’字我写出来一撇一捺属阴阳……”   随着太平歌词的曲调,白沙从拇指和食指缝间徐徐洒落下来,黄土地上依次出现了从一到十的字码。这叫白沙写字,相声艺人撂地卖艺的开场或串场节目。......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19
12、撂地篇:四海之内
  撂地,只能在春、夏、秋三季,而且刮风减半,下雨全无,天气不好,谁没事出来瞎转悠呀,所以操此类营生的艺人既吃地,又靠天。除去风吹日晒,收入投保证不说,还很受杂霸地的欺侮。地痞流氓、把头恶霸“飞帖打网”,什么老太爷寿辰,少爷小姐满月,给死了八年的老太太做“阴寿”,都朝艺人飞帖子,你就得掏钱。他们家的喜庆日子又没有准谱,......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15
13、撂地篇:青楼之下
  白天撂地,天擦黑收摊,晚上也不能闲着,奔着过夜生活的地方——妓院走,叫“串巷子”。   三十年代的天津卫,妓院象雨后的野草疯长,从现在的和平路往北,深街小巷里一片连着一片,同庆后、南市三不管、侯家后、裕德里以及日租界的旭日里等处,虽分三六九等,却都灯红酒绿,操的是皮肉生涯。三立从十七岁开始串巷子卖艺,一直视若畏途......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10
14、齐家篇:红烛泪先湿
  日子如流水。好日子似鼓荡春潮欢欢快快洋洋洒洒度年如日,昔日子如蜿蜒小溪艰艰难难曲曲折折度日如年,可不论好的、甜的、苦的、辣的谁也挡不住,都得或快或慢或喜或悲地往前过。转眼间,三立出落成大小伙子了。高挑儿身材,不胖,却也不象老时这样瘦;乌黑浓密的中分头,长鬓角,白净面皮。常穿一件阴丹士林色的大褂,由于比同行们多喝过好......
作者: 刘连群    2002-4-26 16:09
1234下一页

Archiver|中华相声 ( 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5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7-5-26 06:02 , Processed in 0.127076 second(s), 12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