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相声文海 首页 相声理论 相声随笔 查看内容


录以备考:关于相声《特大新闻》

作者:梁左


发布时间:2002-11-23 10:56| 发布者: 河北玉麒麟| 查看: 5999| 评论: 0 |来自: 中华相声


  1988年12月31日,中央电视台《难忘1988》元旦文艺晚会播出相声《特大新闻》。
  作者:梁左、姜昆。
  表演者:姜昆、唐杰忠。
  相声说的是一条“天安门广场要改农贸市场”的小道消息。
  在此之前,报载——
    有关专家认为:天安门广场的绿化工作很差,广场周围的小气候十分恶劣;
  天安门城楼开放参观,票价30元;
  人民大会堂开放参观,票价2角;
  天安门观礼台后开设了知青商店,以解决待业青年的就业问题;
  毛主席纪念堂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存包收费和出售纪念品的收入;
  革命历史博物馆的票价与对过收费公厕的票价相同;
  革命历史博物馆举办新潮家具展销会(本文作者说明:此消息有误,据我后来了解,革命博物馆和历史博物馆虽在一处,但属于两家单位,举办展销会的是历史博物馆);
  此后,《北京晚报》发表署名文章:在元旦晚会上听了姜昆、唐杰忠的一通“神侃”,联想到北京火车站广场应该增设些服务摊点,以方便候车旅客。
  此后,《中国电视报》刊登读者来信:看了这段相声之后使我们十分“气愤”,“这简直是给我们伟大祖国的首都抹黑”!
  后来,著名曲艺理论家戴宏森先生在《文艺研究》撰文,称《特大新闻》虽然被许多人视为“谶语”,但他仍认为这是一段描写社会心态的成功作品。
  1992年3月1日,本文作者在《中国文化报》上撰文谈相声现状时提到这段相声——
  “其实,这个段子充其量也只是反映了在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下人们的某些社会心态,其中提到的一些社会问题也是当今中国从上到下公认存在的,只是各自都有一套自己认为最理想的解决办法而已。这段在1989年元旦播出的相声和当年中国发生的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国际大气候,国内小气候,一段相声何足道哉!”
  1992年7月,文化部所属的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了《虎口遐想——姜昆梁左相声集》,全文照收了《特大新闻》,并恢复了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时被删节的部分。王蒙先生在序言中用较长篇幅谈到这段相声,结论是——
  “……如果说这个段子多少反映了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下思想的活跃、躁动与混乱,反映了一种兴奋而又惶惑不安的失了法度的心理,恐怕亦不能算牵强吧?这么说这段相声还相当超前地敏锐,相当有深度呢。”
  1992年国庆节期间,报载——
  首都天安门广场张灯结彩,铺满鲜花翠柏,充满节日气氛,并新设了灯光喷泉等游乐设施,吸引了数十万北京市民扶老携幼前往观看。
  1992年底,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播出新闻——
  素以政治广场著称的上海人民广场如今面貌一新,修起了购物中心、停车场,用以方便群众生活;上海一位负责市政设计的同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假如我们一事当前先要问一问姓“社”姓“资”,那么我们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1993年4月,文化部所属中国艺术研究院在京召开
  “姜昆梁左相声作品研讨会”,出席会议的40余位中外学者系统地讨论了姜昆梁左近年来的相声创作,一致认为《特大新闻》和《虎口遐想》、《电梯奇遇》、《着急)一样,是他们最有代表性的和最成功的作品。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文艺报》、《曲艺》杂志等全国数十家新闻单位报导了会议消息。
  在此之后,各地报刊报导——
  人民大会堂开始经营各种标有“人民大会堂”字样的小商品,后来又扩展到日用百货,烟酒果茶,服装鞋帽……;
  人民大会堂开始对外租借闲置厅堂(需省级单位介绍信);
  人民大会堂开始对外承办各种宴会,一桌最低标准300元左右;
  人民大会堂成立综合服务开发中心,该中心已开发和正在开发的项目有:面向社会招生的厨师培训部,与广东健力宝集团合资的“健力宝北京联富公司”,中外合资的
  “华堂食品快餐公司”,一个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一个出租汽车公司,一座星级宾馆……

附录:相声《特大新闻》(梁左)

乙:这一场是我和XX同志表演相声。
甲:(向幕后)哎,等会儿有晚间新闻的时候叫我一声儿!
  晚间新闻!我别的不看……你说。
乙:过去我们经常在电视里和大家见面……
甲:对。……哎,是二频道!八频道可能不清楚,二频道!……没事儿,你说。
乙:大家对我们都非常熟悉,这次我们……
甲:我哪儿都不去!我就在这儿!回头你们上这儿找我!
  ……来,你说。
乙:我说你这是怎么回事?
甲:等着看新闻哪!老X,国家马上要出大事儿了,您说
  让人心里头多高兴!嘿嘿,我就盼着国家出点事!
乙:国家出什么事了?
甲:国家出这么大事您愣不知道?
乙:什么事?
甲:国家还没说呢。
乙:国家没说我怎么知道。
甲:那我怎么知道了?
乙:你什么不知道呀,满嘴跑舌头,到处传播小道消息。
甲:哎,老X同志!您这话可不对!什么叫满嘴跑舌头?舌
  头可不跟嘴里跑吗?在哪儿跑?搁脑门儿上跑?叭哒,叭
  哒……人家还以为你长仨耳朵呢?
乙:我是说你爱传闲话!又是什么国家出大事了,国家大
  事,国家没说你先知道?
甲:那当然了!我是干什么的!
乙:你不就是普通工人吗?
甲:普通工人,你小瞧?那叫领导阶级!别看你戴个眼镜,不就是知识分子吗?你
  也属于我们工人阶级的一部分!那么一小块儿!那么一丁丁点儿!你敢说你不
  是?你站出
  来!你蹦着喊!“我不是工人阶级!”你说!你说呀!
乙:嚯,这人什么毛病!
甲:我是对你表示愤怒!都像你这样,不关心国家大事,那改革能搞好吗?
乙:你让我怎么关心呀!
甲:你打听呀!问呀!没事儿就琢磨呀!现在有多少大事呀!
  我问你,你知道吗?政治局开会,几点钟入场?
乙:这我哪儿知道呀
甲:谅你也不知道!你来,我问你,中央领导最近--有什
  么变动?
乙:不知道!
甲:国务院秘书长坐的小车号码是多少?总参谋部的电话
  是多少局?
乙:这你都知道啊?
甲:不用大惊小怪,告诉你,老X,我快了。
乙:你快进去了!
甲:我进哪儿去呀?
乙:你快让人给抓进去了!
甲:抓我干吗?
乙:就你这鬼头鬼脑的,到处打听小道消息,跟特务似
  的。
甲:是我打听的吗?我赶上了!今儿晚上这国家大事,人家
  首长跟我透露出来了!
乙:首长跟你透露了?在哪儿?
甲:天安门,广场上!
乙:哦,首长把你叫到那儿,跟你透露消息!
甲:你瞧你这态度!国家大事,首长把我叫到广场上跟我
  透露?违反纪律呀!这事儿有明着说的吗?
乙:偷着说的?
甲:人家是首长,光明正大,有话能偷着说吗?
乙:那是怎么说的?
甲:人家首长,倒背着手,在天安门广场蹈踺,也是有一
  搭无一搭,漫不经心,自言自语,上嘴唇一碰下嘴
  唇,“叭嗒叭嗒叭嗒”,嘿,他就说出来了!
乙:敢情他们家这首长嘴里往外飞小鸟!“叭嗒叭嗒”
  ……我说这是哪国首长啊?
甲:废话!中国的。首长有外国的吗?电冰箱是外国的好,
  首长可还必须是咱们自个儿国家的。挺好的中国,弄
  仨印度首长,像话吗?
乙:那首长“叭嗒叭嗒”说什么哪?
甲:首长“叭嗒叭嗒”说精神哪!上级精神!估计是刚开完
  会,上级布置了任务,完不成呀,他心里乱,到广场
  上找人说道说道,这心里头就痛快啦!
乙:好嘛,这位首长心里头也搁不住事!
甲:他也是人哪!七情六欲,婚丧嫁娶,有时候工资不够
  花他心里着急……
乙:行了行了,你说说这精神是什么。
甲:这……没准等会儿电视里就播出来,大伙儿注意收看
  吧!
乙:你先说说不行吗?
甲:我也不知道上级规定传达到哪一级,也不知是先党员
  还是先群众,回头又有人说我散布小道消息,影响不
  好。当然我是领导阶级,我倒没什么,主要是你们这
  样儿的,到时候人家把你们找到一块儿,一个个地问
  你们……
乙:行啦,你就快说说吧!
甲:真要我说?那咱们可哪儿说哪儿了,听完就完了,可
  别记录。同志们,简短地说,最近上级决定,天安门
  广场……要改成农贸市场啦!
乙:啊?!这是真的吗?
甲:我亲耳听见的!不是真的大伙儿能这么乐吗?这叫发自
  内心地高兴!大伙儿早盼着这天哪!对不对?同志们,这
  一天终于来到啦!行了,大伙儿出去别乱说,我走啦!
乙:别介,你回来,我听着可不大对劲儿,天安门改农贸
  市场,有这么改的吗?
甲:这人还较真儿!改革嘛,怎么改的没有?别的地方人家
  都改啦!
乙:哪儿改了?
甲:哪儿……人家,比方,中南海人家就改了!
乙:中南海改农贸市场了?
甲:不像话!中南海是国家领导办公的地方,能改农贸市场吗?
乙:那怎么改了?
甲:反正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那里头你能随便进吗?还甭
  说进去,你没事儿往里头伸头探脑的就兴许有人来问
  你!如今怎么着,凭票参观!你进去转着圈儿走都没人
  管!
乙:那是参观毛主席故居,跟你说的改农贸市场,挨不上!
甲:那,那再说那个革命历史博物馆,知道吗?过去那里
  边搁的什么?珍贵文物!毛主席的油灯,周总理的怀
  表,朱德的扁担,如今也改啦!
乙:改农贸市场了?
甲:改新潮家具展销啦!组合柜,五斗橱,三屉桌,堆得
  哪哪都是,给钱还就让拉走,您说新鲜不新鲜!
乙:那是呀!
甲:您可听明白了,拉走是容易,使完了,用旧了,你惦
  着再送回去当文物展览,人家可不一定收,他说你级
  别不够!邪门儿阿!
乙:那可不,大伙儿使完的破家具都往那儿送,像话吗?
甲:还有哪,天安门城楼,过去那是国家领导检阅百万大
  军的地方,如今也改啦!
乙:改什么了?
甲:卖票参观!甭管你是不是领导,只要有钱,随便上!
乙:开放城楼给大伙儿参观,好事儿呀!
甲:是呀,我主要是讨厌有的人,有那不自觉的,上去你
  就老实在边上呆着吧,过过瘾得啦,他不,上去他就
  真敢腆着肚子往当间儿走,直眉瞪眼地就朝下边招
  手,还喊“人民--万岁!”你说那话是该你喊的吗?
乙:他爱喊让他喊去吧!
甲:就冲咱们这改劲儿,您说,把天安门广场改成农贸市
  场,有什么新鲜的?行啦,咱们哪儿说哪儿了,回见!
乙:回来!你先回来!
甲:你瞧,你这人怎么这么粘人哪!人家大人有事儿,你
  老缠着!
乙:嘿,我成孩子了!我是让你把事情说清楚再走!
甲:有什么不清楚的?这多清楚呀!人家上级是棋高一招
  哇!我琢磨着,这,这也属于深化改革嘛!
乙:哦,这叫深化改革?
甲:对呀!它,它这叫配套措施嘛!先开放哪儿,后开放哪
  儿,人家一步一步来,先开放城楼,后开放广场,这
  您往城楼上一站,喝!心里头全明白了。
乙:明白什么了?
甲:哪儿卖小吃,哪儿卖蔬菜,哪儿卖活鱼,哪儿卖海
  带,哪儿卖水桶,哪儿卖锅盖,哪儿是阴凉,哪儿太
  阳晒……
乙:我怎么听着这么乱呀!
甲:乱?那是乱了敌人,锻炼了群众。刚开头您可能不习
  惯,锻炼锻炼就好啦,农贸市场,多清静呀!
乙:就这还清静啊?
甲:分跟哪儿比了!要比人家中东那边儿,咱这儿就算没
  多大动静,听不见什么!
乙:反正这动静也不小。天安门广场,那是咱们国家的窗
  口,搁一农贸市场算怎么回事?
甲:窗口?对,这就是窗口呀!你们国家怎么回事儿,人家
  外国人不知道呀,透过这窗口一看:哟,农贸市场!没
  错儿,他们这儿属于商品经济!再看看,嘿,东西还都
  挺便宜,成啦,知道啦,初级阶段!
乙:这就知道啦?
甲:窗口嘛,一看就明白。外国人到了中国,中国这几年
  搞得怎么样啊,来这窗口看看,喝!真好!中国如今真
  是……什么都有啊!活鸡,活鱼,海螃蟹,扁豆……这
  外国人他就不着急啦!
乙:怎么?
甲:这回饿不着啦!
乙:哪回也没饿着他们呀!
甲:不是,他就放心啦!这么热闹,这么红火,咱们中
  国,像欠债不还的主儿吗?回头进人民大会堂里头谈
  判,一上台阶他就往外掏钱,投资呀,贷款呀,你提
  什么他答应什么,这叫改善投资环境!
乙:这环境还好啊?人民大会堂门口堵一个农贸市场,乱
  乱哄哄,怎么开会?
甲:好开啊!就为开会方便!开会,多累呀,不得找补点
  儿?“同志们,我的发言,主要谈三个问题……给我
  买一碗馄饨!第一个问题……少放酱油,我口轻!第二
  个问题是,我们目前应该……哎,我要那大碗的!”
乙:这是开会吗?
甲:这……是呀,开会,得联系实际不是?这儿守着农贸
  市场,多实际啊!说着说着没词儿了,外头一喊:“三
  斤四两,五块六毛七--”赶紧谈!
乙:谈什么?
甲:谈物价问题呀!三斤四两就卖五块六毛七,照这么涨
  还行吗?
乙:嘿!
甲:外边又喊:“老张同志,今儿早起都交过一回了,怎
  么还收啊!”赶紧谈!
乙:谈什么?
甲:谈税收问题呀!早上收了中午还收,这不是重复收税
  吗?
乙:哦!
甲:“二婶儿,‘等会儿,我这鞋后跟儿让人踩掉啦!”赶
  紧谈!
乙:谈什么?
甲:谈产品质量!早上买的鞋中午就掉跟儿,什么质量!那
  边随地吐痰一罚款,这儿就谈市容管理,外边自行车
  跟马车一撞上,这儿就谈交通安全……
乙:敢情屋里这会儿跟着外边走!
甲:怎么样,看出这农贸市场的重要性了吧!您说人家上
  级这主意……他是怎么想出来的?我活了三十多岁就愣
  没想出来!
乙:你还没想出来啊?这不都是你想出来的吗?
甲:我也是根据上级的精神琢磨!
乙:那你琢磨琢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那么
  庄严的地方,搭大篷,摆小摊,讨价还价,吆五喝
  六,合适吗?
甲:合适呀!太合适啦!那地方宽敞,摆摊儿方便,吆喝起
  来也豁亮:  “吃炸糕吆!大炸糕!纪念碑大炸糕!”
乙:非把牙崩下去!
甲:“吃一块缅怀先烈,吃两块继承遗志,吃三块……您
  赶紧给钱吧!”
乙:这都不像话!
甲:不像话?那是您没往深里想!这叫告慰先烈于九泉!中
  国人民站起来啦!富裕起来啦!买点儿什么也都方便啦!
  先烈要是知道了,多高兴!
乙:那就非得在这儿办自由市场?
甲:人家革命先烈就是为自由献身!这自由市场,多自由
  呀!它富有诗意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
  自由市场……”这不对是吧?那咱们给改一改:“鸡蛋
  诚可贵,鸭蛋价更高,若买松花蛋,还得掏五毛!”怎
  么样?这诗怎么样?
乙:不怎么样!
甲:那就算了吧!我先走一步。同志们,抓紧吧!我先去看
  看在哪儿摆摊合适!
乙:回来!
甲:干什么?干什么?
乙:你回来!我再问问你:天安门,那是五星红旗升起的
  地方,搁一个农贸市场,怎么看升旗呀?
甲:看升旗?看升旗干吗?
乙: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呀?
甲:升旗?几点钟?
乙:国旗和太阳一起升起。
甲:还是的!要看升旗,太阳没出就得到,来得及吃早点
  吗?守着农贸市场,多方便!现成的豆腐脑儿,一边呼
  呼噜噜喝着,一边瞅着红旗呼呼噜噜往上升着,呼呼
  噜,呼呼噜,多带劲,多幸福!旧社会,你喝得着这么
  热乎的豆腐脑儿吗?你看得着这么鲜艳的红旗吗?那会
  儿红旗多稀罕呀!要看红旗你得自个儿绣!(唱)“针儿
  急,线儿密,含着眼泪绣红旗,绣呀绣绣红旗……”
乙:行了行了,他还忆苦思甜呢!
甲:解放军同志也来一碗豆腐脑儿!大早上起来升国旗多
  辛苦……给钱不给钱的没关系,军民鱼水情,粮票也
  免了吧!
乙:人家解放军执行升旗任务,能随便喝豆腐脑儿吗?那
  是严肃场合!
甲:什么叫严肃场合?一九四九年,北平和平解放,解放
  军人城式,严肃不严肃?老百姓夹道欢迎!送茶的,送
  水的,送毛巾的,送鸡蛋的,许他送鸡蛋不许咱们送
  豆腐脑儿?再说这两样东西蛋白质含量也差不多嘛!
乙:这人说话多矫情!
甲:谁矫情啦?我给你们宣传宣传这伟大意义!要说你们这
  老同志思想就是跟不上形势,首长说的话你们都不
  信,你说你们还信什么?吃得这么胖,什么都不信!同
  志们,信仰危机呀!
乙:你先别扣帽子!说了半天,首长到底是怎么说的?
甲:当然首长没说我这么多,但是首长的指示很明确,首
  长说:“这么大个广场,要能摆个小摊儿该多好!”你
  瞧明确不明确!
乙:这到底是哪位首长呀?
甲:哪位首长?说出来你没准儿也认识,老从你们家门口
  过,你可能没留神,大高个儿,花白头发,肿眼泡儿……
乙:哦!就那个厚嘴唇,俩招风耳朵?走道儿老腆着肚子
甲:一看级别就不低!他是局级还是部级?
乙:他呀,着急!
甲:着什么急?
乙:他做生意找不着地方可不着急吗?
甲:他还做生意吗?是个官倒儿?
乙:不是。
甲:那他做什么生意?
乙:进出口。
甲:外贸部门!
乙:不,主要是内销。
甲:从哪儿进口从哪儿出口?
乙:他弄一大炉子,从上边进口从下边出口。
甲:这是干什么的?
乙:你们这首长他说得明白呀!“一块儿两毛五,找我王
  老虎,先吃后交钱啊--”
甲:这是卖什么的?
乙:“红瓤烤白薯!”
甲:嗐!

选自《笑忘书--梁左作品选》华艺出版社2002年1月出版
文字扫描校对:相声仓库管理员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引用 123 2004-6-5 06:26
吃一块缅怀先烈,吃两块继承遗志,吃三块……您
    赶紧给钱吧!”
好像也不是很严肃啊

Archiver|相声文海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8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8-12-17 12:30 , Processed in 0.088786 second(s), 1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1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