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中华相声 首页 网友文集 袁小可集 查看内容


我爱麦当劳(作者:袁小可)

作者:袁小可


发布时间:2014-2-6 17:53|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8830| 评论: 27


               
                              我爱麦当劳
                            ----本篇随笔纯属虚构                 
                      一
      送别母亲,已是夜里九点。我的胃告诉我,该找一家饭馆了。
      出了车站,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黄M。娘的,洋快餐,打死我也不吃。每次吃完麦当劳,就像咽下一堆铁球,似乎根本不会消化。不信你去麦当劳的厕所闻闻,那儿的味道和餐台的没什么分别。如果顺便拉一拉,拉完回头看一看,很可能发现自己拉了一堆铁球。根本就没消化嘛!
      现在我饥肠辘辘,只想吃点儿软乎的。我的心告诉我,我若吃麦当劳就是神经病。
      干脆吃面条吧,我喜欢吃面条,尤其是拉面:先去点餐,交完了钱,来到窗口,递过小票,跟那人说,来一大碗,要毛细的,窗边的人就扭头喊,大毛一个,里边的人就开始拉,拉呀拉,拉呀拉,拉完之后,扔进锅里,二十秒后,挑进碗里,再舀些汤,放些牛肉,放些香菜,放些葱花,放些青蒜,最后递给你------所有拉面馆都是这套程序。我很喜欢站在窗口看他们拉,一拉,一拉,又一拉,几个来回就从胳膊粗拉到头发细,看他们拉完,我自己都觉得畅快淋漓。根据粗细不同,拉面分为毛细、二细、小宽、大宽几类,我喜欢吃毛细的,以便让嘴少嚼两口,让胃少翻两下。
      这座城市有三大品牌:牛氏拉面,驴华拉面,马三拉面。这三家的面条最香,价格最贵,连锁店也最多,从店内陈设到店外装潢都很标准化。这不,大黄M隔壁就是牛氏拉面。牛氏拉面味道很好,单位附近就有一家,同事们经常互相招呼:走,吃牛拉去!后来那家面馆装修了,装修之后,环境变好了,味道却变差了,我就一直弄不懂,装修咋会把味道给装没了。
      好在眼前这家还没装修,看样子是老店。我信步而入,迎面扑来一股陈旧的厕所味儿,桌子上都是油渍,半年没擦的样子,果然是老店!
      我顶着臭味,逆流而上,来到收银台前。一位三十来岁的少妇坐在台后,浓妆艳抹,不像卖面的。
      ------来碗牛氏拉面。
      ------20块。
      ------是牛氏拉面么?我有些疑惑,记得牛氏拉面18元一碗。
      ------没错。还要啥?
      ------再来一个卤蛋。
      ------没有。
      ------那就来一盘豆腐丝。
      ------没有。
      ------来一头大蒜。
      ------没有。
      ------大蒜都没有?
      ------没有!
      我气不打一处来,质问道:
      ------为啥你们店比别的店脏呢?
      ------嗯,嗯,嗯。她不说话,拿下巴往窗外指,窗外闪烁着“火车站”的霓虹灯。
      ------哦,是因为火车站的人太杂,没法保证卫生吧?
      ------对喽!她很满意我的悟性。
      ------为啥你们店比别的店贵呢?
      ------嗯,嗯,嗯。她又用下巴往外指,我一看,又是火车站。
      ------哦,是因为火车站的租金贵,所以成本也高吧?
      ------对喽!她又满意。
      ------为啥你们店连大蒜都没有呢?
      ------嗯,嗯,嗯。她还用下巴指,我一看,还是火车站。
      ------哦,是因为火车站的干部坏,把你们家大蒜都抢走了吧?
      ------对喽…呸,别瞎说,我干爹是副站长。
      ------那到底为啥?
      ------因为这儿是火车站,您就将就一下吧,别那么多事儿!
      ------好勒您了,我不要了,到哪儿取面?
      ------跟我来。
      我随她来到取面窗口,发现里边没人,实际上,整个面馆儿就她一个人,看样子,她要亲自给我拉,真新鲜,头一回看女人拉,可是涂着花指甲怎么拉呢?甭管咋样,我得先叮嘱她:
      ------师傅,要毛细的。
      ------没有,都拉好了。
      ------拉好了?我刚来就拉好了?
      ------他们事先拉好拿过来的。说着,她拿出一块方便面。
      ------拉多久了?
      ------没拉多久,还新鲜呢。
      ------咋不软乎?
      ------一煮就软乎了。
      ------咋不冒热气?
      ------一煮就冒热气了。
      她就把方便面扔进锅里,煮呀煮,煮呀煮,煮了足有五分钟。这尼玛是煮拉面么?分明是煮挂面呢!
      面条端上来了。热腾腾的蒸汽,夹杂着厕所臭烘烘的味道;油腻腻的桌子,映衬着碗里黑乎乎的面条,这一切都难讨我的胃喜欢。我小心翼翼尝了一口------太尼玛难吃啦!这绝不是一个健康的人拉出来的!我气愤的召唤那娘们:
      ------你过来!
      ------干啥?她纹丝没动,处乱不惊的样子。
      ------这是刚拉的么?
      ------刚拉的。
      ------刚拉的,咋变黑了?大师傅消化不好吧?
      ------这是火车站,你还想多讲究?
      ------重做一碗行不?
      ------不行。
      ------退钱行不?
      ------笑话!
      我拍案而起,愤然离席。你娘的,你爹的,你干爹的,你干爹来了你也给他吃这个?
      快到门口,我突然想撒尿,便又回来了。厕所不难找,循着味儿就到了,一开门把我吓一跳:地上一层水,水底一层碱,哦,原来不是水。坑里也满了,形态各异,五颜六色,有新鲜的,黄澄澄的,也有过期的,都变黑了,操,我就说那碗面不是刚拉的嘛!娘哎,还泡着一张去年的挂历,到底多久没打扫了?幸亏刚没吃,吃了也得吐,怪麻烦的。我就憋着气尿,哗哗哗,哗哗哗,尿还挺多;哗哗哗,哗哗哗,眼泪也跟着流,怎么也止不住----氨气味儿太冲,催泪瓦斯似的。由于憋气过久,我的脑袋晕乎乎的,但我狠命咬着牙,坚持不呼气,为了忘记痛苦,我就转移注意力,我就想,那些练游泳的,练潜水的,不用花那么多钱请外国教练,只要弄一个这样的厕所,保证肺活量大增,破纪录跟玩儿似的,还有那些踢足球的,也甭去高原集训了,轰到这儿来,每人先闻一小口,然后警告他们,再输韩国都他妈关厕所里,保证“恐韩症”立马消失……
      出门时,我看了看旁边的大黄M,里头窗明几净,一位红衣大妈正在拖地,看来没受火车站的影响。听说有人试过,一连去好几家麦当劳,往地上扔废纸,每一次被捡起的时间都在五分钟之内。我的鼻子就埋怨我:你还不如来这儿上厕所呢!我的脑袋、眼睛、牙齿就一起骂鼻子:有他妈你什么事儿?倒霉的是我们,你一点儿都没闻见!
      现在外头正冷,雾霾正浓。站在门口看,大M的环境真好,黄色的灯光让人心里很暖和,若能买张报纸,点杯热饮,边喝边看,有多惬意。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走进去,可是我的胃告诉我,它只想吃面条。唉,可怜的胃,从小就饥一顿饱一顿的,工作以后,还得忙于应酬,顿顿喝酒,不喝怕领导不高兴啊,只能把它豁出去了。为了弥补,我就经常吃软饭,给它减轻负担。如今它想吃面条,我怎能不听从呢?
      我决定乘车前往回家的方向,半路遇见面馆就下车。
   
                            二
      公交车开得很快,车窗不时闪过的大黄M,在夜色里格外醒目。十几年前,读大学时,麦当劳的店面还很少。有一回坐公交,一个女人瞧见一家麦当劳,美得跟打了鸡血似的,对着空气使劲念叨:哟!我们家门口开麦当劳了!以后吃快餐方便了!真不错!那时候,我很想指着她鼻子说:你把裤子脱了,蹲下来撒泡尿,照照你那副无耻的样子,放着牛肉面不吃,非吃那洋垃圾,你丫就一垃圾你知道吗?美国刚炸完大使馆,你丫就馋美国炸鸡,你丫就一鸡你知道吗?早晚把你丫也炸了!------我为此得意了好长时间,这说明我是爱国的。
      如今,我依然爱国,但也没少吃麦当劳。毕竟,它虽然难吃,也并非一无是处------比如说,它可以随便进,随便坐,随便吃,没有穿旗袍的小姐迎接你,没有穿西服的领班引领你,也没有穿马甲的服务员强迫你点餐,更没有“谢绝自带酒水”、“非本店食品请勿食用”等警告。我就经常在麦当劳吃肯德基,我还只吃老北京鸡肉卷,爱国嘛------再比如,它的厕所可以随便用,无论消费与否,你都可以坦坦荡荡的推门进去,大大方方的解开裤子,舒舒服服的撒一泡尿。并非每家饭馆都能这样。我有个同学,进机关后官运亨通,只是落下一个毛病,撒尿时必须去四星级以上的酒店,酒店设施不到位,就算挂着四颗星,他也尿不出来。开始他还洋洋自得,说酒店评级用不着那么多专家,把他请去尿一泡就行,后来才发现个中麻烦:他永远不能离城市太远,更不能去偏僻的农村,小便憋久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他还必须时刻穿着西装,否则门童会指着“衣冠不整禁止入内”的牌子给他看,这就远不如麦当劳了-------还比如,麦当劳是一个不错的的避难场所。每到冬天,树叶掉光,我的脾气就会变得无比暴躁,经常因为一些琐事和老婆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被踹出门。半夜时分,北风呼呼的刮,雪花飘飘洒洒,我走投无路,总会走进一半太阳一半月亮的麦当劳,上楼一看,好嘛,趴着一排人,全都睡着了,其中一位是常客,脚丫子特别臭,人在二楼,一楼款台都能闻见,收银员总嘀咕,这什么味儿啊?后来查明了污染源,也不去轰,任其自然,闻久了还习惯了,也不念叨了,就跟困扰这座城市的雾霾一样……
      想着,想着,不觉来到我的大学附近,这儿有一家驴华拉面,它的大蒜自助,敞开了吃,煞是喜人。我这人特爱吃蒜,一碗面最少配两头蒜,吃完坐公交,甭管多挤的车,都能给我腾出一定的空间。
      我走进驴华拉面,排队点餐。前面三四个,都是慢性子,磨磨唧唧的,没想好吃啥,还问这问那。收银员也是个二货,十个问题八个不知道,还愣柯坷看着你,真尼玛急死人……我就开始着急,一着急就想起麦当劳:遇到排长队,总有几个小粉衫、黑丝袜的女孩来到队尾,从后往前挨个询问,问你吃啥,你告诉她,她就给你一张纸条,到了柜台,你把纸条交给收银员就行了,由此节约了点餐时间,避免了后面顾客等待太久。
      我就开始想小粉衫,想黑丝袜,想了十分钟,终于轮到我了。我点了一碗面,把小票交给窗口的人。
      ------师傅,来一大碗,要毛细的。
      他假装没听见。
      ------师傅,来一大碗,要毛细的。
      他假装没听见。
      ------师傅,来一大碗,要毛细的。
      他假装刚听见,从锅里捞出一团面,放了面汤,放了牛肉,放了香菜,放了葱花,放了青蒜,最后告诉我:你说晚了,你瞧,已经好了。
      又尼玛好了?我就瞪着眼珠子喊:你给我拿走,孩子可以乱认爹,面条不能乱许主,我看得清清楚楚,我来之前它就在锅里,这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不对,这面条根本就不是我的,活气死我了!
      后面的人就跟窗口的人说:算啦,算啦,浪费就浪费吧,他不要,咱再卖给别人,我给他重新拉一碗。
      那家伙就开始嘟囔,满嘴西北方言,我听不懂,隐约听见“傻逼”俩字,我还没法跟他吵,他肯定说不是骂我,我总不能说,你百分之百骂的是我-----我要这自信干嘛?只好暗气暗憋,一边等拉面一边听鸟语,真尼玛别扭。
      煮了一分钟,那家伙还不捞,不但不捞,还扭头走了。
      我忙问后面的人,怎么回事?
      后面的人说,等会儿啊,拿碗去了。
      我说,这不都是碗吗?
      他说,这都是小碗,您要的是大碗。
      等了半天,那家伙回来了,果然捧着一只碗,盛了面,舀了汤,放牛肉,放香菜,放葱花,放青蒜,最后递给我,还看了我一眼。
      我回敬了他一眼,端碗就走,直奔装大蒜的钵盂,用尽平生力气抓了一大把,最少二十瓣儿。前两年大蒜涨价那阵儿,这一把蒜比那一碗面都贵。
      找好座位,刚要开吃,突然又想上厕所。妈的,人一生气尿就多,也怪我的肺不好,刚才尿得不够尽兴。我的肺立即反击:明明是泌尿系统不好,快点儿尿比啥不强。我的肾马上反驳:跟我有啥关系,明明是消化系统不好,非要去那家面馆。我的胃又不干了:咋能怪我哩,要怪就怪呼吸系统憋气不够久……我赶紧说,快别吵了,咱不学有关部门,大家团结一致,尿干净了才是硬道理。
      尿完回来,刚要开吃,发现碗里漂着几点白沫。哎呀,我听说,顾客得罪了服务员,服务员会往饭菜里吐口水,这会不会是口水,刚才那小子去拿碗,会不会趁机吐一口,应该不会吧,也许汤里本来就有白沫,只是以前没有注意,不过,万一是口水呢,那多恶心啊,再说,他刚才的眼神不正常,透着得意,他得意什么呢……我越想越没底,这面没法吃了,没口水也吃不踏实。
      我拍案而起,愤然离席,临走还不甘心,掀翻了面碗,热腾腾的面汤洒满了皮椅。在保洁员惊愕的目光中,我又把筷子抛向半空。出了门,又觉得不对:捞面的惹了我,却连累保洁的,这难免不公平。又一想,去他妈的,这社会就这样,当官的作孽还让老百姓还账呢,上哪儿说理去?不管咋样,饭钱又白花了,好在我揣了一把蒜,算是挽回些损失。
      我一出门,撒腿就跑。说实话,闹完事,我真怕后头有人追。我终究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唉,这事儿闹的,闹来闹去把自己吓唬住了。旁边又闪过一个大黄M,妈的还阴魂不散了,也别说,大M的服务员就是比驴华强,她们最起码说普通话,骂人我也能听出来,况且她们轻易不骂我,大多时候都挺礼貌,尤其那些戴贝蕾帽的MM,其中有个叫班爽的,身材高挑,特别爱笑,胸前别着牌,牌上有名字,我每回都看一眼。有一回,她给我打了杯可乐,我喝了一口,说不甜,又怕她不信,让她也尝尝,结果她不尝就相信我了,直接把可乐倒了,给我换了一杯。还有一回,她又给我打了杯可乐,我忘了告诉她不加冰,可乐打完了,我才抱歉的说,能换一杯不加冰的吗,加钱也行,她说不用加钱,马上给我换了一杯,完了也没说我傻逼,还朝我笑,说喜欢您再来,我就美不滋儿的,就琢磨她这话啥意思,到底是喜欢,您再来,还是,喜欢您,再来,后来才知道是麦当劳的广告词儿。无论如何,我曾认为自己受到了特殊关照,直到我发现她对我们单位张二狗也是那样,那家伙一脸疙瘩,换个人都得先戴眼镜再瞧他,提前过滤一下。我就有些失落,便也不只专注她一个人,偶尔也看看别的姑娘。麦当劳的大屏幕总是放一些宣传片,比如培训员工跳舞的情形,我就觉得可乐,一个卖汉堡的还练什么形体,我就着迷的看那些小姑娘轻盈的跳,还真挺养眼,要不是掺杂了一些小伙儿,我都觉得自己是省部级领导了-----我说这些什么意思呢?我就是想说,人家那么多杯可乐都不怕浪费,你他娘的一团拉面心疼个什么劲儿!
   
                             三
      对面还有一家马三拉面,我有些犹豫。要过马路,得绕老远,要走天桥,或者地道。这座城市绝不欢迎走路的,过马路都得走二里地。同样,它也不欢迎骑车的,自行车道早就拆了,让给了机动车。似乎,它也不欢迎开车的,这两年限号了,不让随便买车了,早些年他们不这样,早些年他们拼命卖车收税,从不谈什么缓解拥堵治理污染的重大意义,就跟计划生育一样,开始说人多力量大,后来又让你少养孩子多养猪,如今刚放开二胎,又施行计划车育了,你问他当初为啥不限号,他说是为了让老百姓充分享受经济发展的成果,好像干什么都是为了老百姓,就是不为收税,好像收了税也用在了老百姓身上,而不是用在了二奶身上,好像他们永远是正确的,道理永远是他们的,他们今天干这个是对的,明天反过来干依然是对的,他们的理由也都冠冕堂皇,跟他们比,那些伶牙俐齿的律师也不过是傻逼一个。自然,这座城市也不欢迎外地人,许多外地的年轻人住得太远,上下班的路上都要浪费好长时间,它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你们留在这儿就是在浪费时间。总之,它似乎谁都不欢迎,可他妈的还是这么多人,还是这么多走路的,骑车的,开车的,还是这么多外地人,人呐,没辙。
      我就走路,走路,冷咳咳的,走了好久,比我预想的还远。我隐约觉得不对劲儿:今天一直不顺利,早上起来裤子穿反了,中午排队有人加塞,晚上差一秒钟就追上了公交车,公交车一看有人追它,吓得冒着黑烟就跑了,下趟车等了半小时,上车之后,售票员使劲冲着母亲吼,就因为她停下没往里边走,就因为她一看就是外地人,母亲说太挤了走不动,售票员就指着窗外说,那些小汽车不挤,你有本事坐去呀,我就忍着,就眼睁睁看着售票员训斥我妈,咱小老百姓惹得起谁呢……我一直对上帝将信将疑,但今天我信了,否则便没法解释今天何以这么倒霉,一定是上帝在幕后戏弄我。可他为什么要戏弄我呢?难道因为我刚才踩了猫尾巴,那只猫是上帝的宠物?有可能,神兽下凡还少么?或者因为我在公交上色迷迷看的女孩,碰巧是上帝包养的二奶?也难免,尽管二奶喜欢坐豪车,备不住也会有微服私访的。或者因为……或者他妈的什么都不因为,强者欺负弱者还需要理由吗?或许只是因为偶然,只是因为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出现了,挨欺负只能算你倒霉,你若识趣,就央求他,给他烧香,给他下跪磕头说好话。若是以往,我会服软,我会默默央求,帝哥,帝总,帝主任,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可是今天不行,今天我让雾霾呛得难受,让冷风吹得发抖,我的心情也很不好,再说,他折磨我半天了,我凭什么还要服软?想到这儿,我狠狠骂了一句:狗屁上帝,操你妈的!骂完我又害怕了,他会不会在拉面馆等着报复我呢,我已经走到马三拉面门口了。
      在点餐台,我很快尝到了报复。
      ------来碗拉面。
      ------18块。
      ------来份腐竹。
      ------没有。
      ------有卤蛋吗?
      ------没有。
      ------有餐巾纸吗?
      ------没有。
      ------有火车站吗?
      ------没有……什么火车站?
      ------没有火车站,为啥不标准?别的店都有,你们咋没有?
      ------嗯,嗯,嗯。她又拿下巴指,别的不标准,这他妈倒挺标准,我一看,墙上挂着钟。
      ------哦,10点了,快下班了,所以都没有了,对不对?
      ------对喽!她也满意我的悟性,我怀疑她干爹也是站长。
      ------上哪儿取面?
      ------先坐吧,一会儿给您端来。
      ------嗬,这还不错,对了,我要毛细的。
      ------没有毛细的。
      ------为啥呀?
      ------厨师是新手,不会拉毛细。
      好嘛,难怪不让取面,原来是新厨师,还不敢当众拉。练成了再下山好不好?这上帝可真够缺德的,又在这儿给我使坏。
      我气哼哼的找好座位,掏出一本《中国当代诗歌》看了起来。我喜欢读诗,每到周末下午就会找个安静地方看书,不过我从不去咖啡馆,我很鄙视咖啡馆的小资,一杯咖啡能坐俩钟头,一帮装腔作势的二货,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只去麦当劳,只要一杯免费的热水,一坐就是半天。
      我正读诗,服务员把面条端来了,好家伙,比手指头还粗,用毛细二细小宽大宽的标准衡量,这得算巨宽了。算我倒霉,凑合吃吧。我又问服务员:
      ------有大蒜吗?
      ------没有。
      ------就知道你没有,你看,我有。
      我从兜里掏出一把大蒜,立即震惊四座,服务员都石化了。我又得意的问:
      ------有厕所吗?
      ------您还自带马桶了?
      ------少废话,有没有厕所?
      -----那边儿。
      我就去了厕所,这回是去洗手,洗呀洗,洗呀洗,一边洗一边骂,操你娘的狗屁上帝,这回你大爷我要吃饭了,看你拿我怎么办,有能耐再给我找点儿别扭!
      骂够了,回来了,发现书丢了。我操,又是上帝干的,我他妈非把你揪出来不可。我立即唤来服务员:
      ------我的书丢了,你们得负责。
      ------嗯,嗯,嗯,她又用下巴指。我一看,墙上有张告示:尊敬的顾客,请您保管好随身财物,如若丢失,本店概不负责。
      ------不是有监控么,你帮我看看。
      ------监控不归我们管,而且,摄像头开没开都难说。
      ------不开你安它干什么?
      ------派出所让安的,不安就罚钱。
      ------这么说,我丢了东西,派出所就该管,对不对?
      ------嗯,嗯,嗯,她还用下巴指,我一看,还有张告示:民警提示您,谨防身边可疑人员,如遇扒窃请拨110。我就拨110,我跟110说,我丢了很多诗,想调取监控,110跟我说,别闹了,然后就挂了。
      ------我要找你们店长。
      ------对不起,店长下班了,您快吃,我们也要下班了。
      我很郁闷,吃了一口,面条已经泡糟了。再来一碗?算了,我的心情比面条还糟,打死我也不吃拉面了。
      我拍案而起,愤然离去,一边走一边骂这面馆儿。
      ------嘿,站住!迎面冒出俩人,拦住我的去路,他们穿着西服,戴着墨镜,一看就是打手。糟了,一定是我骂街惹怒了他们。这年头怎么都这样,自己做得不好,还不让别人说,发牢骚都不行,动不动就封口。我出离愤怒,老子这条命不要了,跟你们拼了!
我就大吼一声:滚开!
      那俩人吓一跳,其中一个嘟囔道:不就想讨几瓣蒜吗?不给就不给,吼什么呀?另一个说:就是,有几瓣蒜了不起呀?这人真逗,出门还装蒜!
      就不给你!我气哼哼的走了,心说你才装蒜呢。
      出了门口,冷风扑面,吹旺了我的怒火,操你妈的混蛋上帝,别让我看见你,否则一刀捅死你,我就不信仰你,就不信仰你,你再厉害,再有权力,再折磨我,我也不屈服,在我心里你狗屎不如,其实我已经杀死你了,我不信仰你,就相当于杀死你了,众仙们,你们可以选一个新寨主了,或者让小上帝登基吧。
      我觉得自己要气疯了。
   
                                 四
      我又瞧见了对面的大黄M,就想起了多年之前,丢失报纸的往事。
      那天上午,途经麦当劳,想进去吃点儿。我有个毛病,吃饭喜欢看报纸,尤其在麦当劳,总有一些比汉堡还胖、比薯条还瘦、比鸡还娇惯、比鸭子还跩的年轻男女,让人看着难受,不如把注意力放在报纸上。
      走了老远才找着报亭,花七毛钱买一份《参考消息》,返回了麦当劳餐厅。里面的人不多,我随手把报纸放在座位上,去柜台排队,端着餐盘回到座位时,我不禁愣了,报纸不见了。
      我赶紧问服务员:“这儿有一张报纸,您是不是当成垃圾收走了?”
      她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刚上班,刚才值班的女孩下班了。”见我很懊恼,她又说,“您别急,我帮您找找。”
      她跑前跑后,问遍了附近顾客,又在垃圾箱里翻腾半天,最终无奈的回来了。
      我以为她只是象征性的交代一句,然后就离开,却听她问我:“您的报纸很重要么?”
      “当然很重要了。”我脱口而出,说完了自己都不信。
      她倒信了,“您稍等,我给刚才值班那女孩打个电话。”
      两分钟后,她回来了,“对不起,她也没看到。”
      “那怎么没了呢?我只离开一分钟,一扭脸就没了。”我失望的说,估计她再也不会帮我了。大老远买来的报纸,不明不白就丢了,我还真不甘心,随口问道,“你们不是有监控录像么?调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其实我只是随便说说,那时候摄像头还很稀罕,我觉得调取监控不是小事,何况只是因为一张报纸。没想到服务员说,“您稍等,我跟餐厅经理说一下。”
      一分钟后,餐厅经理来了,问了问情况,马上同意了我的要求。她让我先吃饭,自己去监控室调取录像去了。
      两分钟后,餐厅经理回来跟我商量,“刚才看了录像,看不清您拿的是什么报纸,您看这样行么,我去给您买一份一样的报纸,您丢的是什么报纸?”
      我连连摆手说,“不用跑那么远了,我估计报纸不是你们拿走的,如果是顾客拿走的也不该怪你们。我让你们调取监控录像,只是想看看谁拿了报纸,如果那人还在,我还能要回来。”
      “那您过来一起看看。”餐厅经理把我带到了监控室,临走还不忘叮嘱服务员,“这桌吃的先别端走,还没吃完呢。”
      屏幕上依次出现了我进门、放报纸、排队点餐的情形,我们紧紧盯着桌上的报纸,很快的,出现了一个穿着校服的中学生,他路过时,随手把报纸拿到手里,跑出了餐厅。
      ------原来是这小孩儿拿的。
      ------那就不怪您了,给您添麻烦了。
      ------谢谢您。
      我回到座位上,愉快的吃了饭。离开时,那个服务员正在门口拖地,还问我是否找到了报纸,我也向她道了谢。
      这件事是我亲历的,多年以来,我却一直怀疑它的真实性。此前此后的所有经历让我不能相信,竟会有人如此尽力帮我寻找一份报纸,是因为我穿着体面么?我就是穿着这身外套,欣赏售票员训斥我母亲的。她冲我妈吼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把她孩子扔到了井里,直到餐厅经理帮我寻找报纸时,我才把她孩子重新捞上来。其实很简单,我只是觉得被当成一个人来尊重的感觉挺好,不管是在车上,在饭馆,在医院,在商场,还是在办证大厅。这一切,其实与麦当劳无关,只是它碰巧做到了而已。
      我的脑袋告诉我,麦当劳做得再好,也只是为赚钱,一些地方虽然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可人家是为公益,是为人民服务。只是,当我们需要帮助,需要主持公道的时候,他们提供了什么样的服务,恐怕不用多说------他们脸上的态度虽然差,腕上的手表可不差,他们服务你我的能力虽然差,服务领导的能力可不差------我就想,要是把他们都送到麦当劳去卖俩月汉堡,那该多好。
不过,麦当劳的服务再好,我也不吃它的东西,我的胃不允许我那样做。
   
                             五
      隔壁有个饺子馆,干脆吃饺子吧。
      这个不用去收银台,服务员递来菜单,我就在座位上点餐。
      ------来份猪肉韭菜水饺。
      ------对不起,没有啦。
      ------那就…来份白菜猪肉煎饺。
      ------对不起,没有啦。
      ------你们都一个毛病是吧?
      ------对不起,厨师下班了,饺子都是事先包好的。
      ------那还给我菜单干啥,这不瞎耽误工夫吗?
      ------我们是连锁店,标准化服务流程。
      ------扯犊子,你们到底有什么?
      ------我们有海鲜,我们的水晶虾球是招牌菜,您尝尝吧。
      ------不像话,饺子馆卖海鲜,你们这叫不务正业知道吗?
      ------瞧您说的,国企还搞房地产呢,就不许我们卖海鲜?
      ------少废话,还有啥饺子?
      ------还有猪肉茴香和牛肉大葱的。
      ------嗯,给我来四两牛肉大葱的。
      ------对不起,牛肉大葱就剩二两了。
      ------操,那再来二两猪肉茴香的。
      ------好的,有忌口没有?
      ------都包好了就别问了。
      ------对不起,这是标准化服务流程。
      ------给我来碗饺子汤。
      ------对不起,没有了。
      ------你赶紧走……等等,跟他们说,要毛细的。
      ------好勒。服务员就朝后厨喊:猪肉茴香二两,牛肉大葱二两,都要毛细的。
      后厨都愣了。
      顾客们也愣了。
    很快,猪肉茴香来了。
      我吃着,吃着,吃得很难受,我讨厌茴香味儿。
      吃着,吃着,又不对了,怎么有一股羊肉味儿?
      我叫来了服务员:饺子里有羊肉,我能吃出来。
      服务员一脸惊慌:稍等,我去给您问问。
      等了半天,她回来了,一脸坦然:没有羊肉,那是猪肉,老板说了,羊肉比猪肉贵,我们不可能用羊肉冒充猪肉的。
      我哑口无言,人家说得没错,就算打110,警察也不会向着我,警察只会问我:你去夜总会,要个100的,人家非给你200的,这可能吗?我照样无话可说,我难道能说,要是我不可能,换成你就有可能。算了,不吃了。
      ------服务员,结账。
      ------您的牛肉大葱来了。
      ------端走吧,不吃了。
      ------那也得算钱。
      ------多少钱?
      ------一共四十。
      ------咋这么贵?
      ------对不起,大葱涨价了。
      ------好嘛,大葱涨一块,你们涨十块,卖大葱的没赚钱,全让你们赚了。
      我骂骂咧咧,然后乖乖结了账,然后确定那是羊肉------我对羊肉过敏,刚交完钱,湿疹就犯了。
      交完了钱,又觉得亏,遂决定去厕所尿尿,尿干净了,回家就不尿了,就省下了冲厕所的水,这叫堤内损失堤外补。
我就起身去厕所,经过后厨时,听见俩人说话:
      ------3号桌客人要二两牛肉大葱,咱还有么?
      ------正好有一盘,刚才2号桌那客人不要了。
      ------凉了吧?
      ------没事儿,再煮煮。
      扑通,一盘饺子被扔进锅里,那是我的牛肉大葱,不知又会给哪个倒霉蛋。我很清楚,出锅的饺子再回锅,一煮就糟,一夹就烂。我就怀疑,我那个羊肉饺子,是不是不小心扔错了。
      走进厕所,就开始尿,半天也尿不出,本来也没想尿嘛,然后听见隔断里有人聊天:
      ------老板,前天那个黄瓜虾仁剩了半斤多。
      ------没事,明天跟黄瓜鸡蛋混一块卖出去。
      ------行吗?这俩差得可有点儿远。
      ------放心,有虾仁他们还不知足?
      哦,原来羊肉饺子是这么来的,操你娘的。我打开了所有水龙头,任凭自来水哗哗的流,我让你赚黑心钱,我让你多交水费,我也只能如此了,我只是一个小老百姓,奸淫虏掠的事儿断然不敢干,再说也干不过人家,人家是连锁店,标准化服务流程------要都他妈这么标准化,得有多少家黑店啊!
      冷风吹来,戏弄着我的脸,好像是上帝派来看我笑话的。可是,上帝明明被我杀死了嘛,难道新上任了一个小上帝?看来这小上帝也不是个东西,还是找我的别扭,也难怪,我杀了他爹嘛,世袭就是烦人。
   
                             六
      出了门,我又看见了大黄M,忽想起,它也曾卖过期食品,还让电视台曝了光:记者假扮实习生,打入麦当劳内部,蹲点偷拍了半年,最终发现了问题------按照麦当劳的食品标准,出炉7分钟的炸薯条,没卖掉就该扔掉;出锅30分钟的炸鸡翅,没卖掉就该扔掉;炸制90分钟的的甜品派,没卖掉就该扔掉;拆封120分钟的芝士片,没卖掉就该扔掉……凡此种种,都有严格的保存时限,超过时限必须销毁,然而记者却发现,有些门店对这些规定置若罔闻,继续售卖超过规定期限的食品,有的甚至已经过期两个小时……
      此事一经曝光,舆论反映强烈,网上一片痛骂,却不是骂麦当劳:
      ------天呐,7分钟就算过期,这标准也太严了吧!
      ------人家只是过期几十分钟,再瞧瞧咱们,前天的饺子还想明天混着卖呢……
      ------很多中餐厅不用卧底半年,几分钟就能让你触目惊心,真是一万步笑五十步……
      ------自己屁股没擦干净,就指责别人屁股上有屎,结果事与愿违,反倒衬托出自己屁股上的屎更多……
      ------电视台曝光后,才发现麦当劳竟然没有用地沟油,没有放三聚氰胺,没有掺瘦肉精,而且过期时间竟然按小时算而不是按天算,工作人员竟然每小时洗一次手,每小时杀一次菌,还戴着透明手套操作,现在明白了,这不是曝光,这是广告啊!
      ------原来电视台在给麦当劳做免费广告。
      ------肯德基也强烈要求曝光,好事儿不能让麦当劳独占。
      ------偷拍半年才发现过期15分钟的鸡腿和过期2小时的吉士,这记者牛呀……
      ------看了电视台的介绍,反倒对麦当劳更放心了,这电视台的用意何在……
      ------现在的老百姓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后来听说,麦当劳被曝光后,不少人相约去吃麦当劳,就为了跟电视台较劲,我就觉得很生气:每当领导讲话,电视台就会说:大家一致认为,领导的讲话立意深远,思想深刻,内涵丰富,不仅科学、客观、详实,而且精辟,精准,到位…………反正随你怎么说,也没有人较真儿,电视台也习惯了没人较真儿的日子。可是,为什么一曝光麦当劳,马上就冒出来那么多较劲的?难道这洋垃圾比你们亲爹还亲?比你们领导还亲?这简直不像话嘛!
      ……        
      我就站在路边寻思,到底吃啥呢?
      我的肺说:别吃啦。
      我很奇怪:关你什么事儿?
      我的肺说:咋不关我事儿?再吃下去,我不憋炸也得气炸。
      我的肾说:就是呀,去一个地方撒一回尿,明明没有还硬挤,谁受得了?
      我的胃说,我还是想吃中餐。
      我的眼睛说:那边儿有一个家常菜馆,也是连锁店。
      我说,那就吃炒菜吧。
      好吧。它们勉强同意。
    我就走进去,点了一份麻婆豆腐,一碗米饭。我的胃喜欢软乎的。
      一分钟后,麻婆豆腐来了。
      嘿,还挺快。我立即有了食欲,这回也别洗手了,好好吃一顿踏实饭。
      我夹了一块豆腐放嘴里嚼,真香,中餐就是好吃,比洋快餐好吃多了。
      这时,邻桌喊了一声:服务员,我的麻婆豆腐好了吗?都等半小时了,再不来不给钱啦!
      服务员就对我说,先生,这个菜不是您的。不由分说就给我端走了。
      我很不爽,感觉自己就是一条可怜的狗,刚吃两口,主人说把狗食盆子端走,给了另一条新宠。
      那新宠还挺挑剔,还尖利的喊:他都吃了,我不要了。
      主人便回到我身边:先生,这个菜没上错,就是您的。
      我就想扑上去咬她,后来发现自己是人,是人就得有志气,别人不要的东西,我当然也不能要,于是干脆利落的一摆手,送给她两个字------结账!
      给完了钱,我拍案而起,愤然离去。
      走到半路我又回来了:那什么,服务员,厕所在哪儿?
   
                                七
    跑了五家饭馆,只吃了一口豆腐,还是狗食,真他妈丧气。
      出了家常菜馆,大M又在我眼前晃悠,我就气不打一出来:都他妈赖你,那些连锁店都他妈跟你学的,还美其名曰“标准化”------说实话,我不喜欢标准化,尤其是食品,食品标准化以后,人也就成了机器,就像汽车,只能喝93、97号汽油,多可怜啊。我参加过一次标准化培训,主讲老师口水横飞的宣扬标准化有多好,还拿麦当劳举例,说它成功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标准化------为保证每家店的口感都一样,麦当劳制定了极其严格的标准,比如食品原料要经过几十项检查,食品制作必须统一时间、温度、食材比例,食品做好超过一定时限必须丢弃不卖等等。他还说,即便被电视台曝光,卫生执法人员也承认,麦当劳的严格标准只是其内部规定,并非对顾客的承诺,因此售卖过期食品并不构成对顾客的侵权,麦当劳违反了店规,却不违反食品安全法。
      我就觉得不对,麦当劳的成功未必是因为标准化。我还觉得可笑,就算它制定再严格的标准,它的口感同样不好,至少比中餐差得远,今晚去的那五家饭馆,随便一家都比麦当劳好吃,这说明口感绝不是靠标准制定的,不过,那五家饭馆我都没吃成,这说明光靠口感是留不住顾客的。麦当劳的口感不好,可甭管啥时候都有恁多人来吃。闹苏丹红那阵儿,麦当劳照样人声鼎沸,我一看就来气,真尼玛不要命了,一气之下吃了个腿堡,心说要死大家一起死。有一回过年,麦当劳还是乌泱乌泱的,我就更生气了,过年应该吃饺子才对,哪儿有吃薯条的,我觉得不像话,就买了个巨无霸,不为吃饭,就为沾点儿热闹的氛围,大过年的,我一个人留在这座城市,感觉很冷清。
      那它为啥一直恁多顾客?二十年前,刚出现时,都赶时髦,尚可理解。二十年后,时过境迁,有人已不屑于吃它了,认为它低端没档次,认为外国只有穷人才吃麦当劳。事实证明,中国穷人也开始吃麦当劳了,我念诗时,经常有摆地摊的打扰我兴致,一边啃汉堡一边谈生意,全身都很脏,说话也很脏。此外,学生、白领、游客、情侣、家长、小孩也经常打扰我的诗兴,还有人一边骂麦当劳一边吃麦当劳------无论如何,麦当劳的门店越来越多,顾客也越来越多。
      那它为啥一直恁多顾客?我就想起八年前的一段往事。麦当劳有一款套餐,买了就送玩具,那时候送的是汽车模型,一共8种款式。有一回我吃完送了一辆跑车,不巧那天老婆也吃了麦当劳,也送了同样一款跑车。我一想介不是浪费吗,别人家买车都是一个轿车一个SUV,我们家凭啥买俩一样的呀?我就抱着车去换货,那家店说我们没有别的款式了,我说去别的店换行么,她说不见得行,不过您可以试试。我就跑了十里地,找到另一家店。餐厅经理得知我的来意,不敢怠慢,一个劲儿问,谁让您来的?我说就十里地以外那家店。她抄起电话就打了过去,核实了情况,然后对我说,我们餐厅没有汽车退换服务,况且您这都拆开了,不过既然那家店承诺了,我就先给您换了,回头再找他们算账。我就觉得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后来听说有人更过分,买一大份薯条,吃到只剩两根,非说薯条太咸,要求换套淡的。餐厅经理无奈的说,如果您只吃了两根,肯定给您换了,可是您只剩了两根,干脆给您换一小份薯条吧。那家伙就很不乐意的乐意了。
      我就想着,想着……
      我的脑袋就说,你这傻逼,别让表象迷惑了,你看到的只是麦当劳的底层,你了解它的高层,它的内部么?我告诉你,它的高层照样尔虞我诈,惟利是图,照样剥削我们,歧视我们,只是你看不到罢了,如果因为它的表面光鲜,它的底层礼貌,就觉得它很好,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傻逼……
      我的脚就说,你才傻逼,你有本事也弄一个这样的底层,别让那双鞋天天挤兑我。
      我赶紧替脑袋打圆场:鞋的事儿以后再说,先填饱肚子要紧------其实我心里很难过,麦当劳是好是坏,我根本就不关心,可是我的脑袋骂我傻逼,这叫什么事儿?服务员骂我傻逼也就罢了,我的脑袋也骂我傻逼,这叫什么事儿?我是一个人,却一直被自己的脑袋当成傻逼,连一条狗都算不上,这叫什么事儿?
      既然脑袋不喜欢麦当劳,我只好吃别的,谁会跟自己的头对着干呢?附近还有一家粥店,就在大学门口,只是还要过马路,还要走很远------倒霉这么久,我都麻木了,可是路还远,总得有消遣,我就一边走路一边挑衅:狗屁上帝呀,我去吃粥啦,你没辙了吧?我要喝热乎乎的粥,我就要热乎乎,只要热乎乎,狗食我也吃,活活气死你!
      到了粥店门口,我突然犹豫了。广告牌显示,粥店涨价了,涨得还不少,5块的肉饼涨到了10块,照这么涨迟早得限购。我不是心疼钱,已经花了五次,不差这么一回,可是我心里没底,这家店又会如何呢?米粥会不会是过期的?馅饼会不会是羊肉的?厨师会不会是新来的?老板会不会是黑心的?这些我都没有信心,因为上帝并不站在我这边,他可以随意的戏弄我。
还去不去?
      我的五脏六腑又吵开了,有主张喝粥的,有主张饿肚子的,还有主张吃麦当劳的……我的肝也加入战团,颤巍巍的说:我也说两句儿,按说不关我事儿,不过炸薯条会让我的胆红素升高……
      ------所以你不同意吃?
      ------不对,我同意吃。
      ------为什么?
      ------为了让眼睛舒服。
      ------你管眼睛干什么?
      ------我们一个系统的,我要为它们考虑。
      ……
      吵来吵去,没个主意,我一想啊,去他娘的,究竟去哪,腿说了算。我就问腿:你们说说,该去哪吃?
      它们俩没说话,颠颠儿的直奔麦当劳,我的胃怎么也拦不住,毕竟,它俩不归它管,它俩归大脑直接指挥。我就生气,我这脑袋也是说一套做一套,一边说麦当劳不好,一边让两条腿往麦当劳里冲,就像某些领导,一边说振兴国内工业,一边坐着外国汽车,一边说发展本国教育,一边把儿女往国外送,都他妈一个德性。
    ……
      我就走进了麦当劳。
      夜里11点了,睡觉的比吃饭的还多,上帝会不会也在里面?
      我的鼻子就闻见了那股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远在千里之外都一模一样。
      我的眼睛就看见了那朵熟悉的微笑,这种微笑,倒退十年之前都一模一样。
      我的耳朵就听见了那声熟悉的问候,这种问候,就连抑扬顿挫都一模一样。
      我的嘴巴就咬到了那个熟悉的铁球,这种铁球,明天再拉出来都一模一样。
      我马上有了一种安全感。我相信,上帝的一切法力在这里全然不起作用。我看见,这种味道,这种微笑,这种问候,这种铁球,在这周围垒起了一座钢铁城墙,把上帝之手挡在了墙外。上帝只能像一只狗一样扶着玻璃墙,眼巴巴的往里看。哈哈,上帝也无能为力啦!哈哈,狗屎的上帝!上帝是狗屎!我情不自禁喊了起来,把一个流浪汉吓了一激灵,他倏的坐起来,吧唧吧唧嘴,又趴下安详的睡了。
      我愉悦的吃着,愉悦的想着:我会把它们吞进肚里,次日再拉出来,然后就结束了,也许还没结束,油炸食品一个多月才能在体内完全代谢,它会让我肥胖,让我的胆红素升高,它所含的丙烯酰胺还容易致癌……
      我嚼完了,就咽了下去。
      我的胃说,我爱吃中餐。
      我的心说,我爱麦当劳。
                                                      2014年1月12日
 已同步至 言之的微博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也姓马 2014-1-15 08:31
小可出手,必是精品!咋恁逗呢?
引用 剪烛西窗 2014-1-15 11:29
介个真好!
引用 直隶春不老 2014-1-15 12:39
真好,真是精品,好作品,佩服
引用 言之 2014-1-15 13:58
先赞一个!好作品让人记得住,让人思考。
仨字儿考语:干不过。
读了小可大作,可思考的很多。
说一个吧,电影。
你要说电影干得过美国那是瞎掰,和随笔里说的一个道理。
引用 任自言 2014-1-15 21:12
集反动、黄色、宗教、企管、农业、美食、文学、草根、反帝、反腐于一身的好文章!
引用 言之 2014-1-15 21:32
任自言 发表于 2014-1-15 21:12
集反动、黄色、宗教、企管、农业、美食、文学、草根、反帝、反腐于一身的好文章!

小时候上学老师问长大了干什么,我说当文学家,听见了么?文学家。
目前看来,我这小小的心愿算是没戏了。拥为什么呢?不会想象不会遣字。
想象不是胡想,遣字必须达意。
看人家这随笔,流畅自然是行云流水啊。
得了,我别夸了,越夸越露怯。
不象出版了的那些,什么呀?
我最近看了个反应内幕的书,书,记得是书,我这水平给个书评吧:
本的是鼠肚鸡肠
说的是鸡毛蒜皮
道的是鸡飞狗跳
写得是鸡零狗碎
怎么嘛都能印刷出版?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4-1-15 22:29
都说好?都没有看出问题吗?
全文15000字,提了59处“麦当劳”、12处“M”,这不明显的软文广告吗!
再说,为什么不提“庆丰包子铺”!?麦当劳有茅房,庆丰没有茅房,就是为了怕串味儿。
引用 任自言 2014-1-15 22:45
吃老说还真是!文中有面条、饺子、米饭、汉堡、炸鸡,唯独没有包子没有猪肉大葱的包子!作者用心何其毒也!这是对现政府的不满啊,疯狂的反击,绝对大毒草!
引用 胖大海 2014-1-16 00:43
没提包子恰是因为尊敬当今!
绝妙好文。
引用 言之 2014-1-16 06:15
吃了吗您呐 发表于 2014-1-15 22:29
都说好?都没有看出问题吗?
全文15000字,提了59处“麦当劳”、12处“M”,这不明显的软文广告吗!
再说 ...

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却原来小可是个害人精!
引用 挂桂枝 2014-1-16 06:48
言之 发表于 2014-1-16 06:15
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却原来小可是个害人精!

报告老师,您这句话是一句有歧义的话,没有“袁”挡着,害人精就是您啦。
引用 言之 2014-1-16 08:09
挂桂枝 发表于 2014-1-16 06:48
报告老师,您这句话是一句有歧义的话,没有“袁”挡着,害人精就是您啦。


您瞧他这名字够有多损!
引用 也姓马 2014-1-16 14:24
挂桂枝 发表于 2014-1-16 06:48
报告老师,您这句话是一句有歧义的话,没有“袁”挡着,害人精就是您啦。

这仨字,言之就是想不接着也由不得他了,他自个儿承认的么!
引用 施伟柱 2014-1-16 21:06
言之 发表于 2014-1-16 08:09
您瞧他这名字够有多损!

说的是呢,快赶上谢添笋啦
引用 老是糊涂斋主 2014-1-16 21:33
小可的文字,简直就是灾难。每回都要浪费我大好的时光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一遍。心里还跟着上下左右的翻腾。上次白事那个就害我一晚上什么都没干成。这回也一样。一晚上又耗过去了
引用 言之 2014-1-17 07:59
老是糊涂斋主 发表于 2014-1-16 21:33
小可的文字,简直就是灾难。每回都要浪费我大好的时光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一遍。心里还跟着上下左右的翻腾。上 ...

同样地被摧残了。
引用 也姓马 2014-1-17 10:07
老是糊涂斋主 发表于 2014-1-16 21:33
小可的文字,简直就是灾难。每回都要浪费我大好的时光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一遍。心里还跟着上下左右的翻腾。上 ...

评价恰如其分。
引用 哈哈儿 2014-1-17 11:07
做为前兼职员工,表示感谢!
引用 言之 2014-1-17 11:17
哈哈儿 发表于 2014-1-17 11:07
做为前兼职员工,表示感谢!

怨不得你这么肥实!

查看全部评论(27)

Archiver|中华相声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9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9-2-18 03:34 , Processed in 0.137546 second(s), 2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