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中华相声 首页 网友文集 袁小可集 查看内容


大森林的故事(小说)

作者:袁小可


发布时间:2013-10-14 09:05|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0140| 评论: 10


           
             大森林的故事
                   一
    我正在窝边吃草,灰狐狸风风火火的跑了过去。一会儿广播里就传出他的声音:“森林公民们,大家注意啦。下面宣读一条消息,大家一定要记住。下面宣读一条消息,大家一定要记住------狮子没有强奸兔子花花,狮子没有强奸兔子花花。森林公民们,大家注意啦……”
      这算什么消息?我满腹狐疑。花花是我的邻居,难道她出事了?我跑到她家,她丈夫二灰正站在门口,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花花怎么了?”我问。
      二灰一脸惊慌,胡子抖成一团:“不知道呀,花花一直在门口晒太阳来着,听见广播才发现她不见了……”
      “赶快去找找吧,可别出什么事。”我提醒二灰,又发动了附近七八只兔邻居,开始在大森林里漫无目的的寻找花花。
                 二
      花花果然被强奸了。我们一直蹦跶到深夜,才在森林边缘发现了她。她一动不动躺在一块石头后面,两只后腿之间全都是血。我们以为她昏过去了,走近发现她是醒着的,只是一声不吭。
      我们把花花抬回了家,她才开始哭。问她怎么回事,她开始只顾着哭,后来断断续续的说,她晒太阳的时候睡着了,朦胧中被一个庞然大物叼走了,然后就被非礼了。那个坏蛋是谁,她也不知道,那家伙太大了,从下往上看,只能看见一个大屁股和一堆乱蓬蓬的毛。再说,那家伙的那家伙也太大了,她净顾着忍着疼了,一心想着不能叫出声来让别人听见。后来那家伙就丢下她离开了。她本想休息一下就回家,跟谁也不说,可是太疼了,怎么也站不起来。她又想忍到天明,兴许到时就能走回去了,没想到还是让大家知道了。说到这儿,花花又伤心的哭了。
      再看二灰,垂头丧气的蹲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这叫什么事儿,罪犯是谁都不知道。话说回来,知道了又有啥用?我们这帮兔子惹得起谁?大家都很泄气,安慰了花花一番,要她好好养伤,想开一些,便都各自回家了。
                 三
      刚到家便听见一阵敲门声,原来是灰狐狸找我,身后跟着两只花豹。
      “小白兔,刚才干啥去了?”灰狐狸问我,两只贼眼珠儿不停打转。
      “去看花花了,她被强奸了。”我说。
      “哦,我找你是为另一件事,傍晚的广播你听见没?”灰狐狸问。
    “喊了一万遍,没听见才怪。”我说。
      “那好,你来做几道题,动物们全做了,就差你了。”灰狐狸说着,递给我一张试卷,上面写着:
      1、你当时在什么地方?
      2、狮子有没有强奸兔子?
      3、你今后打算怎么做?
      我稀里糊涂的接过试卷,不知该写什么。灰狐狸冲我眨了眨眼:“小心哟,答错了要吃苦头的,兔皮给你扒下来。”
      我满脸疑惑的抬起头,刚要问些什么,一只花豹低沉的哼了一声,我便不敢吭声了。灰狐狸笑眯眯的递过一张纸,“来,这是答案,把它抄上,再签上名,就没事了。”
      我接过一看,上面写着:
      1、我在家里头睡觉。
      2、没有,绝无可能。
      3、不信谣,不传谣。
      我乖乖抄下答案,又签了名。灰狐狸满意的看了看,收好了。
      我忍不住问:“有什么谣言么?我没听见什么谣言呢。”
      灰狐狸拍拍我肩膀说:“现在还没有,防患于未然嘛!”
      说完,他们就走了。
   
                    四
      第二天,所有动物都知道花花被强奸了,他们都做了那张试卷。我找到二灰,二灰说他和花花也做了。
      “都知道了,咋还有脸活啊?”二灰哭丧着脸。
      是啊,真是个问题。可怜的花花一病不起,两眼迷离,不吃也不喝。我绞尽脑汁,终于想了个主意:“要么搬家吧,换个地方住。别处的动物不知道这件事,你们照样可以过正常的日子。”
    二灰顿时来了精神,花花眼里也有了神采,她开始吃东西了。我们边吃边商量去哪儿,最后决定去南方大草原,听说那里水草丰美,食物充足,河狸夫妇前几天刚去那儿旅行。不过大草原离这儿很远,要走一个多月呢。
      “我们不怕。”二灰夫妇坚决的说。吃完饭,他俩就打点行装出发了。我约了小黑、灰耳朵一起护送。路途遥远,五只兔子总比两只兔子保险些。
      快出森林的时候,我们被灰狐狸拦住了。
      “你们不能离开。”灰狐狸不容置疑的说。
      二灰和花花惊惶的躲到后面,倒不是怕灰狐狸,森林外聚集了一群豺狗,时不时的朝我们这边瞟。
      “凭啥不能离开?”我气愤的问。
      “哎呀,你这兔子不识大体,花花出了这种事,要是传到外面去,岂不给咱大森林丢脸?上头下令,从今天起,任何动物不许离开森林。”
      “啊?永远不让出去啦?”灰耳朵和小黑吵吵起来。他俩可是闲不住的主儿,没事儿都爱乱窜。
      “上头说,要等到事件平息了,等到所有动物把这事忘了,就连作梦也不会梦见的时候,才可以自由活动。”灰狐狸说完走了。
      我们失望而归。
      自此以后,那几条豺狗一直没有散去,总是在森林边缘警惕的望来望去。
   
                           五
      森林被封锁了,我们出不去了。第二天清晨,我觉得憋闷,便来到小河附近。我喜欢远远的躲在草丛里,偷偷的欣赏着河边的美景。
       昨夜一场大雨让河水暴涨,蔓延到岸边的草地和丛林,顽皮的小鱼们趁机游到那儿玩耍。不过,大水很快就会退去,因为小河一直在流淌。听河狸说,它从冰雪覆盖的山顶流下来,穿越邃密的森林,穿越广袤的草原,穿越陡峭的峡谷,越流越宽,越流越深,最终成为一条气势磅礴的大江,注入一望无际的大海。河狸夫妇就是从这条河游往了南方大草原。
      河水退去时,小鱼们争相从岸边的丛林和草地游回河道,因为河岸很快会被晒成一个个小水坑,继而成为一道道干燥的裂缝。鲇鱼们趁机在半路截杀小鱼。它们躲进芦苇丛,使劲拍打尾巴,把水搅浑。浑浊的水流会让小鱼们迷路,一不小心就钻入了鲇鱼的大嘴。鲇鱼们得意洋洋吃着到嘴的肥肉,却未想自己也成了肥肉。天上飞来一群鹈鹕,干脆利索的把它们叼进嘴里。入肚之前,一只鲇鱼懊恼的说:“早知如此真不该吃那么多小鱼,妈的都替别人吃了!”
       好在,比起鲇鱼,小鱼的数量要多得多,被吃掉的小鱼还是少数,大多数小鱼都逃回了河里。同样,比起鹈鹕,鲇鱼的数量也多得多,被吃掉的鲇鱼也是少数,大多数鲇鱼都留在了芦苇丛。不过,比起被吃掉的鲇鱼,幸存的鲇鱼更加郁闷。它们只顾贪吃,最终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小水坑,错过了游回河里的最好时机。以后的日子里,它们不得不在太阳底下煎熬着,眼睁睁看着小水坑逐渐变小,看着自己逐渐晒成鱼干儿。它们一团团的挤在一起,抱怨着,咒骂着。有的后悔不该贪吃小鱼,有的后悔应该让鹈鹕吃掉,还有的咒骂着我的好朋友大笨熊,因为它们本有机会被鹈鹕吃掉,大笨熊从远处急匆匆的跑来,把这群鹈鹕吓得扑拉拉飞掉了。
                             
            六
      其实,大森林的法律规定,任何动物都不许吃别的动物,否则便应该被别的动物吃掉。所以,但凡有动物吃别的动物时,他准会说,他所吃的动物刚刚刚吃了别的动物。
      最终,被吃的都是一些浣熊、兔子、梅花鹿之类的,可是谁也没见过它们吃别的动物。于是,森林公民们私下议论,法律不仅没能制止杀戮,反倒为杀戮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上头觉得有必要以正视听,便让灰狐狸反复广播:梅花鹿吃青草时咬死了一颗屎壳郎,兔子甩尾巴时拍死了一只蚊子,浣熊洗蜂蜜时淹死了一只不肯放口的蜜蜂。所以,它们被吃掉是完全合法的。
      后来,“行凶”的小动物被吃得越来越少,简直不够吃了。于是,上头便对法律进行了补充------为了保证法律得到公正的实施,保障所有森林公民的合法权益,现作如下补充规定:即使一个动物吃了别的动物,也必须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经过审判程序之后,才允许被吃掉。
      不过也有例外:鸟儿和鱼儿不受大森林的法律保护,它们一旦犯罪,可以不经审判直接吃掉。灰狐狸的广播说,这是因为它们总是飞来游去,居无定所,属于游民,也就是二等公民。而坊间却议论,这是因为鸟儿和鱼儿很难被捉到,他们轻易捉不着。
      补充规定之后,小动物的数量开始逐渐恢复。不过,广播里依然定期播放着一些诧异的消息:某只小老鼠吞吃了一头大象啦,某只小松鼠踢死了一头水牛啦,某只小刺猬绊倒了一头豹子,致其摔倒中风啦……然后它们就被押上审判台,被判处死刑,被吃掉了。
      所有的犯罪证据都没有公开,据说因为涉及隐私和重大秘密,不宜公开。只有一件事为动物们亲眼所见:一只兔子蹬死了一只老鹰。兔子很快被押上审判台,大灰狼担任法官。大灰狼问:为什么要蹬死老鹰?兔子说:因为它要吃我。大灰狼怒道:为什么不经审判就蹬死它?兔子说:法律规定,鸟儿犯罪可以不经审判直接处死的。大灰狼说:它把你吃了?兔子说:没有啊。大灰狼说:法律规定,吃掉别的动物的动物才能被别的动物吃掉。也就是说,老鹰吃了你,你再蹬死它,才是合法的。人家还没吃你,你就把人家蹬死了,你才是犯罪,你应当被吃掉……然后,兔子就被法官吃掉了。
      那只兔子是我的父亲,它是在河边蹬死的老鹰,这也是我常来河边的原因。
                        
             七
       鹈鹕飞走后,河面升起一片片水雾,瞬时化作各种形象:小鱼,鲇鱼,兔子,老鼠,浣熊,梅花鹿……它们愈飘愈远,逐渐消逝在空气中。
      我正望着河面发呆,耳畔响起一阵呼喊:“小白兔,小白兔,你在哪儿?”
哦,对了,是大笨熊。这只灰熊从不吃肉,跟我们一样只吃青草,大家都很喜欢它。
    “我在这儿。”我在草丛中冒出头来。他在的时候我从不害怕。
“哎呀,你快回去吧,二灰家出事啦。”大笨熊急得满头大汗,“花花怀孕啦,哭着要上吊,小黑和灰耳朵正劝呢。”
     我回去也没用,只能一起着急。花花经过劝说,终于打消了自杀念头。不过,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鼓,从苹果那么大一直胀到西瓜那么大,把二灰急得上窜下跳。赶在肚皮胀破之前,花花终于生了。这是一只谁也没见过的怪物,像一只长着兔耳朵的猫。最奇特的是那条尾巴,比猫的尾巴还长,尾巴尖还有一团毛绒绒的小球。
      后来那条尾巴被剁掉了,谁剁的不知道,从此大家都叫它“秃尾巴小怪”,过了一阵,又改叫它“秃脖子小怪”了,因为小家伙脖子上的毛儿被拔得一根儿不剩-----灰狐狸猜测是秃鹫干的,理由是秃鹫嫉妒它,嫌它脖子上的毛儿太长。我对此颇为怀疑,要是这样推断,剁小怪尾巴的就该是一只兔子,可我确信我的伙伴们不会这么残忍。
      自从“狮子没有强奸花花”的广播之后,再也没有了类似的消息,大森林似乎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直到小动物们相继怀孕,生下了一只只小怪物。
      梅花鹿的孩子,身上的斑点并不是白色的梅花,而是一枚枚黑色的铜钱。黄山羊的孩子,脑袋上一直没长出角来,额头上却长出了一个“王”字。小松鼠的孩子,后面倒是有一条大尾巴,可前面还多了一条长鼻子。花雉鸡照常生了蛋,也照常孵出了一群小雉鸡,二灰偷偷告诉我,小雉鸡拉屎时总要去树底下,还总是抬起一只脚。
      这样的怪事一多,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二灰夫妇也敢在白天抛头露面,不再躲躲藏藏了。可惜,旧烦刚走,又添新愁。秃脖小怪越长越大,二灰家里容不下它,不得不给它另挖一个超级大洞。而且,小怪的饭量越来越大,又不去自己找吃的,整天在森林里游手好闲,要么就回窝里睡懒觉。二灰夫妇不得不每天出门找食喂它。可怜的两口子,有时连自己吃的都不够了。我和灰耳朵、小黑都看不过去,便经常帮他俩寻些吃的。
   
                 八
      这天,我和小黑去半山腰给二灰采蘑菇。采着采着,附近草丛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吓得我俩迅速扎进一丛灌木,胆战心惊的向外观望。
      原来是一只大灰狼在欺负一只漂亮的白土拨鼠。白土拨鼠被按倒在地,满脸痛苦,却竭力忍着不叫出声来,倒是大灰狼在上面吭哧吭哧的很卖力气。远处有个鬼鬼祟祟的影子一直在探头缩脑,原来是一只黄土拨鼠。很快,大灰狼也发现了它,很不爽的瞪了它一眼,骂道:“看什么看,滚开!”黄土拨鼠便蹦蹦跳跳的窜走了。
白土拨鼠太可怜了。我焦急的对小黑说:“去叫几个伙伴来救救她吧。”
      小黑想了想说:“没用的,咱们兔子打不过大灰狼,看我的。”只见小黑溜出灌木丛,噌噌几下窜得无影无踪。没多久,小黑又跑回来了,身后跟着一只母狼,母狼一边跑一边骂街。
      小黑指了指草丛说:“看,在那儿呢。”
      母狼嗷的一声扑进草丛,随即传来大灰狼的惨叫,紧接着,白土拨鼠像包袱一样被扔了出来,狠狠的摔在地上。
      我们刚要去救她,黄土拨鼠突然冒了出来。他像风一样跑到白土拨鼠面前扶起了她,说道:“老婆,你还好吧。”
      “老婆?”我和小黑惊讶得叫起来,被两只土拨鼠听见了。他俩吓得面如土色,待看清我们是两只兔子,才松了一口气。黄土拨鼠窜到我们面前,呲了呲牙,威胁道:“你们这两只兔崽子,今天的事儿不许说出去,否则揍扁你们,听见没有?”
      我和小黑一点儿也不怕,他只比我们大一点儿。我问:“你老婆被欺负了,你咋也不反抗?咋也不想想办法?”
      黄土拨鼠轻蔑的说:“你们懂个啥?咋没想办法?本来是每个月非礼三次的,后来我们拼命央求他,拼命讲道理,最后改为每月非礼一次了。”黄土拨鼠说着说着,竟然有些得意了。
   
                 九
      我和小黑无言以对,便继续走向森林深处采蘑菇。走着走着,竟然碰见了大笨熊,奇怪的是,他一见我们便满脸通红的想要跑开。
     调皮的小黑抢先一步,拦住了去路。大笨熊平时很老实,常被大家拿来取笑。小黑故弄玄虚的说:“大笨熊,刚才听河狸夫妇说,草原上的斑马大婶生了一只小斑马,竟然长着两只熊掌。你快说,是不是你干的?”
      大笨熊竟有些相信了,他两眼放光,欣喜的问:“真的么?你说的是真的?”这下轮到我们意外了,这个大笨熊,他似乎很希望是真的。小黑向前扑了一步,骂道:“你是不是搭错神经了?你还真干过呀?”
      大笨熊被逼得倒退两步,不小心跌坐在草地上,立即又“妈呀”一声弹了起来。紧接着,一只母刺猬钻了出来,身上的刺被拔掉了不少。母刺猬看见我们,尖叫了一声:“哎呀,没脸活了。”然后缩成一团,二话没说,滚下悬崖。
      我,小黑,大笨熊,都惊呆了,半天才缓过来。我气愤的质问大笨熊:“好哇,还以为你老实,没想到你也干这种事!”
      大笨熊又羞又悔,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我也不想……他们都这么干,我不干,他们就笑话我,排挤我……”
      小黑骂道:“就为了这个,就伤天害理?”
     大笨熊呜咽着说:“我没想真干,只想装装样子,拔几根刺,让他们以为我真干了,让他们别排挤我了……早知道这样,我死也不会干的……”
      “唉……”我们叹了口气。看来他们那个圈子也不好混。
      我们不想采蘑菇了。在这个茂密的山林里,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这样的事,我们真怕再遇见什么。
                                
                十
      河狸夫妇确实从大草原回来了。他们刚回来,灰狐狸就开始广播,说为了保障森林公民的安全,要在小河上筑个大坝,因为河里可能会有鲨鱼。
      “咱这儿离大海十万八千里,搞不懂鲨鱼来干啥。”我说。
      小黑骂道:“笨死你,哪儿有什么鲨鱼?是因为丑闻太多啦!前一阵儿封锁了山路,这回要封锁水路,彻底不让丑闻扩散。你看看那些河狸、水豚、青蛙、水獭什么的,天天在河里游来游去,灰狐狸说上头早就看不惯啦。”
      果然,第二天,小黑提到的那些动物,河狸,水豚,青蛙,水獭,一个不落的被召集到一起去修筑水坝。它们不敢不去,因为监工是一条大蟒蛇。筑坝的地点在大森林的边缘。
      河狸是筑坝专家,它建议在大坝上留一个排水口,以利于泄洪。可是大蟒蛇竭力反对,因为上头的命令是严防死守,一滴水也不许流走。结果大坝建起来后,像一堵墙一样彻底截住了水流。
      大坝修好后,河水不断上涨。因为山顶的冰雪不断的融化,偏巧最近又特别爱下雨。在随后的日子里,河水水位越升越高。为了防止河水漫过大坝,河狸他们便不停地被征去加高大坝。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河水开始向两岸泛滥,水面越来越宽阔,很快逼近了我们的住所。我们吓坏了,要知道,兔子最害怕水啦。没有办法,只好搬家。短短两天,我们已经搬了三次家,再搬就该上树了。
      猴子们整天躲在树上,笑嘻嘻的看着我们搬家,还说着风凉话。这些猴子特别讨厌,他们摘无花果时总会不小心弄掉一些,看见我们在树下捡拾,就神气而鄙视的瞟着我们,好像是他们故意施舍的一样。他们还一直眼巴巴的盼着,盼着我们感激涕零的拜谢他们,可惜从来没有谁那样做过。他们便很气恼,拿树上的果子狠狠砸向我们,砸得我们落荒而逃,他们便哈哈大笑说:“叫你们不感谢我们,我们是天神,你们遭报应啦,哈哈哈……”
      吭哧!一只天神被大蟒蛇吞掉了,其余的天神四散奔逃,这时候谁也顾不得讲什么法律了。反倒是大蟒蛇,吃饱了之后,又对自己行为的合法性进行了一番论证,不过大家都只顾逃命,没有谁敢听了。
   
               十一
      我们狼狈的逃回了家,一个简陋的土坑。河水泛滥之后,我和小黑、灰耳朵搭伙住在一起。我们仨都是光棍,由于随时会搬家,懒得认真找窝了。
      灰狐狸正在坑口等我们,抱着一团团血淋林的东西,身后依然跟着两只花豹。老远就听他喊:“兔子们,快过来,上头又有命令啦。”
      “灰狐狸,你拿的什么,这么恐怖?”小黑问。
      “这是蜜獾的爪子,刚剁下来的。”灰狐狸故意轻描淡写。
      “为啥剁人家爪子?”我们尖叫道。
      “防止它们挖洞呀。大坝刚建好,上头怕有人破坏,要求没收所有可能用来犯罪的工具。听说蜜獾是挖洞冠军,一晚上能挖70米,上头不放心。”
      “可怜的蜜獾。”我们听得头皮发麻。
       “爪子上咋有鳞片呢?”小黑眼尖。
      “这是穿山甲的鳞片,他们自己主动揪下来的。”灰狐狸得意的说。
      “自己揪?多疼呀!”我们不敢相信。
      “没办法,谁让他们叫这名儿,听着就害怕。我问他们要鳞还是要命,他们乖乖就把鳞片揪下来了”灰狐狸越说越得意,还瞟了一眼身后的花豹。
      “可怜的穿山甲。”我们听得快晕过去。
      灰狐狸话题一转:“少废话,听说你们也会盗洞?”
      “啊,你可别剁我们爪子,我们不会盗洞。我们要是会盗洞,就不会住这么浅的坑了……再说,我们兔子最怕水啦,连河边都不敢靠近,更别提大坝了……”我们仨结结巴巴的一个劲儿解释。
      我们的恐惧让灰狐狸很满意,他笑眯眯的说:“别害怕嘛,我不会剁你们的爪子,谁都知道你们这些兔崽子能力有限,没什么威胁。不过,对你们这些笨蛋也要提防。”
      说着,灰狐狸掏出一块橡皮泥,“过来,把你们爪子在这上面按一下。”
      “干什么?”我们很纳闷。
      “留下你们的爪纹。大坝附近要是发现有谁挖洞,核对一下爪纹就知道谁干的,想抵赖都不行。凡是会盗洞的我都采集了,就连蚯蚓的也采集了,就差你们的了。”
      我们乖乖的留下了爪纹。
      灰狐狸临走又说:“对啦,上头命令,任何动物不许逃离森林,更不许藏起来,必须老实待在家里,保证随叫随到。还有啊,这里方圆二十米是你们的责任区,你们要仔细巡逻,发现情况立即报告。上头规定,在谁的责任区发现了躲藏的动物,谁就会连带一起被抓起来吃掉。”
      堤坝修好后,小河不再流动,原本清澈的河水变得越来越浑。更难以忍受的是,好几只蜜獾因为伤口感染相继死去,而蜜獾家族又有水葬的传统,他们总是把同伴的尸体扔进水里,然后呜咽不已,以示哀悼。要不是河里的鳗鱼们吃掉了大部分腐肉,还不知河水会有多臭呢。
   
                           十二
                                
      责任区很快成了一片汪洋,我们不得不再次搬家。寻找洞穴越来越难了,土拨鼠、小老鼠们都在寻找,就连菜花蛇也在寻找。我们又不会盗洞,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兔子都会盗洞。
      听说二灰夫妇找到一个大窝,我们便去投奔他们。
      二灰和花花都在家。二灰告诉我们,刚才小老鼠来串门,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说他去按爪印的时候,他老婆也被强奸了,没多久就死了。问他被谁强奸了,他却笑着说,谁强奸还不是一样,反正都死了。
      “可怜的小老鼠,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花花附和道,“他还说,他以前挖洞的时候,看见所有的小动物,只要是母的,都被非礼了。你们说说,多恐怖啊!”
       “不会吧?都非礼了?一个没剩?”小黑不信。
      “哎呀,你倒提醒我了。”二灰叫道,“河狸夫妇一回来就去筑坝了,河狸太太肯定还没被非礼。现在到处都有卫兵巡逻,到处都有便衣偷听,谁也不敢公开议论丑闻,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呢。咱们赶紧去提醒他们,让他们多提防一些。”
      “那赶紧吧。”我们慌慌张张的去找河狸夫妇。然而,河狸夫妇却不见了。我们从山脚几乎寻到山顶,终于在一棵巨大的合欢树下听见了一些响动。原来河狸夫妇正在这儿咳哟咳哟呢。
      我们也顾不上难堪了,径直把他俩给拉开。小黑急得呼哧直喘:“唉呀,你们俩还真有闲心,你们还不知道最近的事吧。”
      河狸先生平静的说:“我们都知道了。”
      “知道了?”这倒出乎我们意料。“你们怎么会知道?大家都不敢议论,你们怎么可能知道呢?”
      “不让说就瞒得住么?”河狸先生说,“那些怪胎整天走来走去,长眼睛的谁会看不见?难道非要说出来才知道?”
      “你们既然知道了,还有心情干这事儿?还不想办法躲起来?”我说。
      河狸太太忍不住哭了:“往哪儿躲啊?一路上尽是关卡,连小河也堵死了,哪儿还有地方逃?我们不想生怪物,我们只想被非礼之前生一个正常的孩子,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
      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好久之后,小黑冒出一句:“我们逃吧,逃离大森林。”
     “对,逃出去。”灰耳朵赞同道,“我虽然没老婆,可是整天憋在这儿,都快憋坏了。”
      “逃去哪儿呢?”二灰质疑。
      “大草原啊,那儿也有很多兔子。”小黑说。
      “万一那里还不如这里呢?”花花小声的说。
      “河狸先生,你们刚从草原回来,讲讲那儿的情况吧。”我说。
     “好吧,不过咱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河狸先生说。
      我们寻到了一个隐秘的大树洞,五只兔子和两只河狸聚在洞里开起了会。我和二灰守在洞口,一边听河狸讲述,一边观察外面的动静。
   
                  十三
      于是,河狸夫妇讲了起来。
      草原上有河马、斑马、犀牛、水牛、羚羊,长颈鹿、鬣狗、袋鼠、大象、狮子、猎豹、胡狼……与大森林不一样,草原上的动物并不总在一个地方,而是常年搬家,来去自由。每到迁徙季节,几百只羚羊在齐腰的水面上奔跑着,就像水中跳跃的鱼儿;几千头水牛在滚滚的洪流中游动着,就像漂在河上的菱角;几百万只角马在广袤的草原上驰骋着,就像是横扫一切的大军。狮子、鬣狗、猎豹们尾随在后,伺机在半路截杀。每逢过河,潜伏的鳄鱼们也会在水里分一杯羹。
      斑马喜欢成群聚在一起,发现危险时也一起逃跑。经常追杀他们的是狮子。狮子没有斑马跑得快,大多时候只能徒劳的追赶。可是几只狮子联手时,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斑马们总会被搅得溃不成群。危急时刻,强壮的斑马会故意倒下,牺牲自己保护大家。安全的时候,强壮的斑马又会故意踢死弱小的斑马,怕它们会引来狮子。斑马就是这样既高尚又自私的动物。
      水牛也喜欢成群聚在一起。他们的体重是狮子的3倍,还长着致命的角,一只狮子根本斗不过一头水牛。可是,几只狮子却经常把几百头水牛追得狼狈逃窜。狮子们会故意把水牛群追得四分五裂,然后一起围攻落单的水牛,有的抱牛头,有的咬喉咙,有的抓屁股……每到这时,其他水牛就会长出一口气,聚集在远处,冷眼观望着同伴被啃噬成白骨。水牛们不肯把力气放在抵御狮群上,互相却经常因为一点儿小事斗得你死我活,争夺母牛时更是拼尽气力,甚至会用牛角把对方的眼珠子挑出来。
    鬣狗也经常聚在一起,为了与狮子争斗。有一次,两只狮子碰见几只鬣狗在吃角马,立即上前赶跑了它们,抢到了角马的尸体。鬣狗们围着狮子骂街,很快召来了一大群同伴。它们倚仗狗多势众,重新夺回了食物,鬣狗女王还在狮子面前耀武扬威的踱来踱去。深陷重围的狮子只好忍气吞声,低声闷吼。远方的狮群听见呼喊,迅速奔袭过来,领头的雄狮一口咬断了鬣狗女王的脖子,鬣狗群吓得四散奔逃……不过,狮子并不总是胜利者,鬣狗经常依靠数量优势把狮子赶跑。而且,鬣狗比狮子更加残暴,它们喜欢活吃动物。动物叫得越惨烈,它们吃得越来劲。鬣狗的粪便是白色的,因为它们从来不吐骨头……
       我们静静的坐着,听得浑身发冷。
       “难道没有法律管管他们吗?”我问。
       “可不是嘛。”河狸太太说,“有一回,我差点让一只胡狼抓住,幸亏旁边有条小河。我跳进河里,问他为啥抓我,他倒是一愣,跟我说,我要吃你呗。我问他凭啥吃我,他不耐烦的说,你傻呀,当然因为我饿啦,难道还需要别的理由?”
      “无耻!”
      “野蛮!”
      “没道德!”
      “不要脸!”
       ……
    我们纷纷谴责。
   
                十四
      “那里的动物也干那种事情么?”二灰问。
      “当然。”河狸先生继续讲着。
       母鸭喜欢挑拨公鸭之间互相比美,争风吃醋,享受被追逐的乐趣。有一回,两只公鸭臭美了半天,母鸭也没看上他们,因为河面上游来了第三只公鸭。他俩当众干完那事,母鸭便忙着去下蛋了,公鸭则忙着去追另一只母鸭了------蓝亭鸟比野鸭有情调,他们会在草丛里搭一个窝,在窝里发生一夜情。天亮之后雌鸟就会飞走,把草窝留给雄鸟独自居住。或许他俩再也不会再见面了------公长颈鹿之间争夺配偶时,会甩起长脖子,把脑袋狠狠砸向对方的屁股。可笑的是,他们向母长颈鹿求爱时也会这样做,只是动作轻柔了很多。公长颈鹿很有耐心,会一直砸到母长颈鹿同意为止------同样耐心的还有狮子,残暴的雄狮此时会变得温柔无比,耐心的等在母狮身边,光是酝酿感情也许就要一天的时间------也有没耐心的,比如淡水斑鱼。他们大大咧咧的把精子和卵子撒入水中,任它们随意结合。这样的懒惰是要付出代价的,鲇鱼们争相吞食水中的卵子,只有少数小鱼能够幸运的出生------当然还有更懒的,比如母雉鸡,她们干完那事便开始下蛋,下完蛋却不想孵蛋,只是把蛋埋在腐烂的叶子里,靠发酵的热量来孵蛋。你说她懒吧,她还挺勤快,一直守在蛋旁,从不离开。
“至于兔子,”河狸先生说,“一只母兔总喜欢勾搭好几只公兔,还可以同时怀上他们的孩子。”
      花花羞得满脸通红,怯生生的问:“那里也有强奸么?”
      “有。”河狸太太接替丈夫讲了起来。
      狮子是最喜欢强奸的动物。在狮子家族中,公狮首领经常受到流浪狮子的挑战,一旦战败就会被逐出狮群。流浪汉则会霸占所有的母狮子,把她们全部强奸。永远不要指望母狮群里会出现贞洁烈女,那是不可能的,她们都会乖乖顺从新的丈夫。这也意味着,她们的孩子会被新的丈夫咬死------公狮永远不能容纳不属于自己的下一代,母狮也永远不会拼死保护属于自己的骨肉------这就是狮子。
      袋鼠家族也经常发生强暴,甚至是轮奸。这是因为他们的族规很奇特,所有母袋鼠都归首领一个人享用。其他雄袋鼠虽然不乐意,无奈打不过首领,只好忍着。好在首领每次只能享用一只母袋鼠,其他雄袋鼠便趁机欺负别的母袋鼠。有一次,他们把一只小母袋鼠拽到偏僻的地方,排队轮流欺负她。一只雄袋鼠咳哟时,其他雄袋鼠就在一旁狠命的催,有的还连拉带拽,弄得那只雄袋鼠很不爽。后来有两只雄袋鼠因为排队加塞大打出手,他俩越打越离谱,一脚把正在咳哟的雄袋鼠也给踹跑了。一阵混乱之后,打架的胜利者获得了咳哟的资格,他正美滋滋的干坏事,没想到首领突然驾到。首领一看气不打一处来,马上把两只前爪搭到那只雄袋鼠肩头,开始跟他决斗。获胜的自然是首领。那只排队加塞的袋鼠被逐出了家族,永远不许回来了。
      “草原上有异类之间的强奸么?”我问。
      河狸夫妇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没看见过。”
   
                   十五
       听完讲述,我们又开始商量逃跑的事,依然是有的想逃,有的不想逃。主张逃跑的理由是:
      1、草原没有广播,没有法律。
      2、草原没有异类强奸,没有森林怪胎。
      3、河水不断上涨,不逃走迟早会淹死。
      4、换一个新环境,也许会多一线生机。
      主张暂时别走的理由是:
      1、 草原没有广播,没有法律。
      2、 草原也有强奸,也有弱肉强食。
      3、 也许上头会反省,一切都会过去。
      4、 换一个新环境,也就多了一份风险。
      广播和法律,是逃离的理由,也是留下的理由。是的,我们隐约意识到,广播是假的,法律是坏的,可是谁也没有公开说过。我们从小就听广播,守法律,它们已经溶入了我们的血液,如果它们是错的,就意味着我们半辈子都活错了。我们不愿承认,所以大多时候,我们宁愿相信广播和法律确实出于善意,就像它们自己所说的那样。可是,要相信到什么时候呢?
      我们又陷入了沉默。
      “就算逃,怎么逃?”河狸先生说。
      一谈这个问题,大家都泄气了。山前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出去的路都被管得严严实实。山后是万丈悬崖峭壁,下面全是尖尖的石笋,掉下去会被戳上无数个大窟窿。
     突然,洞口的二灰惊叫一声:“你们看,紫色的云。”

                               十六
      果然,天边飘来一片紫云,好大一片云彩!
      那是几百万只紫翅椋鸟。它们在河面上空盘旋,时聚时散,紫色的云彩不停的变幻,一会儿像花朵,一会儿像蘑菇,一会儿像天使……它们干什么呢?
      一只游隼从夕阳的余晖中飞来,瞧见这么多小鸟,乐得嘴都合不拢了。几百万只呀!冲进鸟群,随便一抓就是一个,怕是要把肚皮给撑破喽!于是它就冲了进去。
      我们聚在洞口仰望,为小鸟们捏一把汗,眼前一幕却让我们瞠目结舌。小鸟们训练有素,互相补位换位,队形张弛有度,变化多端。游隼看得眼花缭乱,根本没办法锁定单个目标。它又想浑水摸鱼,靠运气胡抓乱逮,可是小鸟们的反应速度更快,总是能灵巧的躲开。多么不可思议啊:一只游隼在几百万只小鸟之中来回穿梭,左冲右撞。小鸟们轻盈的躲闪着、戏弄着游隼。游隼忙活半天,一无所获,就好像鱼入大海,却喝不到一滴海水,若不是亲眼见到,谁会相信呢?
       最后,游隼累得气喘吁吁,无奈的飞走了。
      “胜利喽!”我们忘情的欢呼,惊动了鸟儿。
    “谢谢你们!”鸟儿们说。
      “你们太棒了,队形真好,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们问。
      “很简单,每一只鸟与最近的7个同伴保持好距离就行。”
      “一只鸟要兼顾7个同伴,多不容易啊。”我们惊讶道。
      “看起来很难,但只要团结合作,就很容易啦。”说完,紫云向天边飘去。
      “哦,我明白啦!”河狸先生说,“斑马的条纹也是这个道理。他们聚在一起奔跑,形成一个巨大的斑纹网,狮子看不清其中任何一只斑马,根本没办法捕捉,只能追杀那些落单的斑马。哪只斑马要是脱离了集体,他就死定了。”
     小黑兴奋的说:“对呀,关键在于团结。鬣狗团结可以打败狮子,水牛不团结就被狮子欺负,椋鸟团结可以戏弄鹰隼,斑马不团结只能丢掉性命……我们小动物团结在一起,就一定能想办法逃出去……”
      小黑说得正起劲儿,望风的二灰又惊叫一声:“你们看,出事啦!”
       山脚下冒出了滚滚的浓烟,分明是着大火了。那儿可是动物聚居的地方,我们都慌了神,急急忙忙赶下山去救火。
   
              十七
      到了山下,我们都呆住了。就连傻子都明白,这场火是扑不灭的,火势太大了。偏巧又刮起了大风,风借火势,火趁风威,把一大半动物的家园都给吞噬了。这还不算什么,我们还看见成百上千只小动物前仆后继地投身火海,有梅花鹿、小松鼠、花雉鸡、黄山羊……它们在火海中奋力扑腾着,挣扎着,有的刚刚逃出了火海,又被扔进了火海,直至烧成灰烬。一批小动物刚刚烧成了灰烬,又有一批小动物“冲”进了火中。
      在小动物们身后,有许多隐隐绰绰的高大身影。我们还没看清是什么,身后就响起了炸雷般的吼声,“你们咋才来,赶紧去救火!”我就觉得自己被扔进了火海,继而被迎面的一阵浓烟呛晕了过去……
      我醒来时,小黑正在一旁专心地哭泣。我的嗓子难受,一时说不出话,便往他屁股上踢了一脚。他屁股上的毛被烧光了。
      小黑见我醒了,哭得更厉害了。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问小黑。
      “大笨熊…大笨熊死了…为了救我们…呜呜…给烧死了…呜呜…”小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啊?我觉得天旋地转。大笨熊是我们的好朋友,要不是有它保护,我们早就被灰狐狸找茬吃掉了,本想约他一起去大草原呢,不料他竟然先走了。我的心里异常空荡,想起今后的生活没了很多趣味,也没了很多安全。
      “灰耳朵、二灰、花花他们怎么样了?”我问小黑。
       “他们都没事儿,河狸夫妇也没事儿,都让大笨熊救出来了。听说小刺猬坠崖之后,大笨熊一直内疚。别看他平时窝窝囊囊的,着火的时候,他勇敢地冲进了火海,一口气救出了好几十只小动物,最后自己被烧死了……”小黑哽咽着说。
      这时,灰耳朵、二灰和花花也赶来了,还带来了最新消息:大火从山下一直烧到山顶,烧毁了大半个森林,烧死了几百只小动物,还烧死了一只花豹。母豹正在闹腾,说花豹是为了救火,为了保护大森林才牺牲的,一定要追认为“烈士”和“荣誉公民”,还要塑个雕像,让所有动物每天瞻仰。她自己也要追认为“烈属”和“烈女”,要立牌坊,还要由森林里的小动物轮流供养,每天要有一只小动物主动上门让她吃掉。除了这些,还必须严惩凶手,给她丈夫报仇。
                           
               十八
      很快,关于花豹的死又传来一个消息,火灾之前花豹已经强奸了十多只小动物,以致火灾之时精疲力竭跑不动了,才被大火包围烧死的。母豹听到这个消息后极为恼火,找到灰狐狸要求给每只动物再做一份有标准答案的试卷。
      灰狐狸告诉母豹,这事儿以后再说,他现在顾不上这些,因为纵火犯已经抓住了,他要去审判。母豹一听也来了精神,说她已经饿坏了,要狐狸尽快审判,好让她把凶手饱餐一顿。
      可惜母豹失望了,放火的是小老鼠。森林里召开了公开审判大会,所有幸存的动物都来参加旁听,主审法官自然是灰狐狸。
      小老鼠押上来的时候,动物们群情激奋,不停的咒骂。我和小黑被挤到了后面,透过一条条细腿之间的缝隙,我们看见小老鼠低头站在台上,无论灰狐狸问什么他都一言不发。我们想起了他去二灰家串门时的情景,是的,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灰狐狸审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便不耐烦地站起来宣布:“小老鼠纵火烧山,罪大恶极,经过审判,森林公民一致同意判处小老鼠死刑,由菜花蛇负责行刑。”
      可惜灰狐狸宣布得晚了,此刻的菜花蛇正吐着信子回味小老鼠的味道呢。审判之前,菜花蛇就迫不及待的把小老鼠吃掉了。不过既然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也就没有谁觉得奇怪了,唯一多余的就是这场审判。
   
                    十九
      公审大会一结束,动物们就索然无味的散了,继而在一片狼籍中寻着新家。灰狐狸抢在第一时间修好了广播,反复宣传着花豹的救火事迹,还说上头已经批准母豹为烈属,今后小动物们应当轮流上门为母豹家打扫卫生,顺便做饭。而可怜的大笨熊,他救了那么多小动物,广播里却一字没提,仿佛这只灰熊从来没有存在过。
我和小黑、灰耳朵的家也烧毁了。我们仨漫无目的的往前走,一路上谁也没有话说,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河边。
       “你们恨小老鼠么?”小黑问。
      “我恨不起来。”我说。
      “我也是。”灰耳朵说。
      “要不是这条河隔断了大火,另一半森林也难保了。”我望着河面说,“可是你们看,河水又上涨了不少,眼看要漫过大坝了。可怜的河狸,他们又要去筑坝了。一定是大火让山顶的冰雪融化得更快了。再这样下去,大森林肯定会发洪水了。”
      “对呀,我知道啦!”小黑突然跳了起来。见我和灰耳朵满脸困惑,他催促道,“咱们快把二灰夫妇、河狸夫妇都找来,我有事要说。”
      我们五只兔子和两只河狸又凑到了一起,偷偷的溜到山顶附近,在一片茂密草丛里的一根灌木后面开起了会。
      小黑说道,“最近的事情,大家看到了。现在我想问问,大家还想不想逃出去?”
      花花抬头看了看二灰,二灰凝重地说了一个字:逃!
      逃!
      逃!
      逃!
      逃!
      逃!
      我们一致通过。火灾,让我们丢掉了幻想;团结,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大草原上的生死搏斗让我们心惊肉跳,但总比在这儿等着当食物要好。草原规则与大森林完全不同,那里信奉的不是谎言,而是优胜劣汰。在那里,只要肯拼搏,总会有活着的希望;在这里,即便再小心,也迟早会被一个随意的理由送入一个随意的肚囊。
      “那我们快回去收拾行李。”花花说。
      “不要了,只要能逃出去,什么都不要了。”二灰说。一向优柔寡断、窝窝囊囊的二灰竟然如此果断,我们都有些吃惊。
      “可是怎么逃呢? ”河狸先生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我有一个办法。”小黑的眼睛里闪烁着神采。
   
                二十
      “快说,什么办法!”我们大家迫不及待。
      小黑说:“河水被堵住了,发洪水是早晚的事。与其这样等死,不如想办法毁掉大坝。大坝破坏之后,蓄积已久的河水会一倾而下,任谁想拦都拦不住,我们就能借着急流逃出去。”
     “你疯了吗?”我吃惊的说,“从水上逃,那不是要淹死么?我们兔子最怕水了。”
      “所以我们要事先做准备呀。”小黑说,“我们准备好一条大船,坐在船上,随着洪水一起漂走。”
      “这个主意好。”河狸先生说,“大坝是用碎石、泥巴、树枝搭建的,本来就不牢固。被上游这么多水压了这么久,已经出现了很多裂缝。明天我们又要去筑坝,到时可以找机会破坏它。我和水獭、水豚、青蛙一起使劲儿,破坏大坝不会太难。”
      “需要多久呢?”小黑问。
      “要没有大蟒蛇当监工,一两天就能毁掉大坝。可是大蟒蛇盯得紧,我们只能趁他吃饭的时候行动,所以至少需要一个星期。趁这段时间,你们先准备好船,只等大坝决堤,咱们就一起逃走。”
      “一个星期,太晚了。”小黑说,“七天里还不知会有多少只小动物被残害,我们必须再做一件事,加速大坝的破裂。”
      “什么事?”我们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放火。”小黑说。
      “放火?”我们大惊失色。
      “是的,放火。”小黑说,“你们看,这次火灾加速了冰雪的融化,山顶一下子流下来很多水,大坝已经被冲得摇摇欲坠了。我们只要再放一把火,冰雪一定会融化得更快,水流会迅猛的从山顶冲下来,再加上河狸他们的破坏,肯定会一下子把大坝冲垮的。”
      “好主意。”二灰说,“放火之前要先通知小动物们,要大家做好准备。一是要提防火灾,别被烧伤;二是要准备好船,和我们一起逃走。”
      “没错。”小黑说,“咱们现在开始分工。河狸夫妇负责发动水里的小动物,一起秘密破坏大坝;二灰、花花、灰耳朵负责发动陆地上的小动物,一起秘密准备木船;大家一定要注意保密,千万别走漏风声。一切就绪之后,我和小白兔立即上山放火,只等大坝一裂,我们就一齐拿着棍棒,乘船冲出大森林。”  
      “好!”我们异口同声,开始了分头行动。我和小黑商量好了,我们不但要在山顶放火,我们还要把另一半森林也烧掉,烧得一干二净,片瓦不留。
      我们要离开大森林,我们热血沸腾,我们充满信心……
                                                                                  2011年5月
                                             

文章奇哉!!!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河北玉麒麟 2013-9-29 11:00
其实我看小可这些个总觉得心里很悲哀的,是因为社会好像就是这样子了这和我看完《湖光山色》时的心情是一样的,极力的想着这些都是虚构、都是艺术夸张,可又不得不承认确实是现实。
小可是勇敢的,我是躲的远远的
引用 半农 2013-9-29 13:27
你这整天上班写这个,领导也不说你?你以为你写个2011年5月,就能把领导蒙住?
忒快了也。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3-9-29 15:33
我没看这篇小说,看了我也没想,想了我也不说。小可同学,我粗略地目测了一下,您离悬崖还有51.25米的距离,吃哥忠告小可:前方连续急转弯,请轻踩刹车并闷半脚离合,回到您桂林山水甲天下的路径上去!
引用 袁小可 2013-9-29 16:43
半农 发表于 2013-9-29 13:27
你这整天上班写这个,领导也不说你?你以为你写个2011年5月,就能把领导蒙住?
忒快了也。

真不是占用上班时间写的,两年前旷工的时候写的。那时候整天颓废,无所事事。
引用 袁小可 2013-9-29 16:48
吃了吗您呐 发表于 2013-9-29 15:33
我没看这篇小说,看了我也没想,想了我也不说。小可同学,我粗略地目测了一下,您离悬崖还有51.25米的距离, ...


    感谢吃哥关爱,我虽然不会开车,也准备听您的。不因为别的,主要是认真看了行家的文章,自觉比人家差得太多,决定先好好反省一番,增加些阅历。
引用 刘大洋 2013-9-29 17:46
我有什么说什么:
我最近这一两年的感悟,把人简单的分为善与恶,正与邪,对与错,是很武断的。
很多的受害者,其实同时也在加害着别人。
就好比,人人都抱怨房价太高,都希望控制房价,但只要是买了房的人,却又大多希望自己的房产能再增值,房价能够再攀升。做一个最理想化的假设,如果所有二手房的卖家都能以成本价卖房,不用国家调控,房价自然会降下来。但这种可能性是0。让老百姓买不起房的罪人不只是开发商,每一个有房的人都在推波助澜。
再比如,殴打夏俊峰的两名城管,同样是来自底层家庭普通百姓。
引用 言之 2013-9-29 18:49
刘大洋 发表于 2013-9-29 17:46
我有什么说什么:
我最近这一两年的感悟,把人简单的分为善与恶,正与邪,对与错,是很武断的。
很多的受 ...

最后一句话说的令人思考。
引用 老是糊涂斋主 2013-9-29 20:19
吃了吗您呐 发表于 2013-9-29 15:33
我没看这篇小说,看了我也没想,想了我也不说。小可同学,我粗略地目测了一下,您离悬崖还有51.25米的距离, ...

吃兄说的有道理
引用 吃了吗您呐 2013-9-29 20:53
袁小可 发表于 2013-9-29 16:48
感谢吃哥关爱,我虽然不会开车,也准备听您的。不因为别的,主要是认真看了行家的文章,自觉比人家 ...

不是这个,而是那个。
引用 京房徒孙 2013-9-30 08:07
吃了吗您呐 发表于 2013-9-29 15:33
我没看这篇小说,看了我也没想,想了我也不说。小可同学,我粗略地目测了一下,您离悬崖还有51.25米的距离, ...


好个“桂林山水甲天下”。
的确,不急着动笔,先有阅历,再有胸中滚滚如流,再她喷出来。

查看全部评论(10)

Archiver|中华相声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9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9-2-18 03:35 , Processed in 0.160306 second(s), 2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