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

相声文海


搜索
中华相声 首页 网友文集 袁小可集 查看内容


闲侃《解学士》-----兼谈曹丞相是个好宰相,曹安是个好下属

作者:袁小可


发布时间:2013-7-11 14:34| 发布者: 言之| 查看: 10385| 评论: 20


我非常喜欢刘宝瑞的《解学士》,感觉这个故事不但机智幽默,而且充满了生活气息。昨儿吃快餐时莫名其妙想起了这个段子,冒出了一点想法,随便聊聊。

  
一是关于宰相

  故事里有一个曹丞相,而我听说明朝是没有宰相的。后来查了查,发现明朝只有三位宰相,一是李善长,二是汪广洋,三是胡惟庸,后来胡惟庸因蓝玉案被杀,朱元璋就废除了宰相一职,设三司分掌权力,并令其子孙后代不得立宰相,此后的清朝也没设宰相,胡惟庸就成了中国最后一位宰相。可由于皇帝一个人忙不来太多政事,明朝便用大学士来组成内阁辅政,排在第一位的大学士称为首辅。解缙就是第一任内阁首辅,所以叫解学士。
  
所以说,明朝并没有什么姓曹的丞相。那么这位曹丞相是杜撰的么?也未必。据说洪武年间有个礼部尚书姓曹,叫曹萱。大家知道,那时候朝廷一共就六部,吏户礼兵刑工,不像现在的内阁,动辄好几十个部,算上直属机构、特设机构、办事机构、部级事业单位、部级央企、部级社团……好家伙,奔着好几百去了。所以说过去的尚书要比现在的部长权力大得多,至少相当于主管好几个部委的副总理或国务委员(也就是副宰相)。实际上,由于明清两代没有宰相,民间习惯于把尚书称为宰相,譬如宰相刘罗锅等。所以,这位曹丞相会不会是礼部尚书曹萱,其未可知。
  
不过,相声里说,曹丞相是南书房的御老师,本朝的皇上就是跟他念的书。这一点不太可能。因为解缙小时候,朱元璋刚当上皇上没几年。众所周知,朱元璋放过牛当过和尚,没听说过在南书房上过课。不过既然只是个民间故事,自然不必深究。

  
二是关于解缙

  
相声里说,解缙的父亲叫谢沛然,山东人,谢缙这个名字是老师给起的,老师还另起了一个大号叫鸿魁。谢沛然还说,自己祖上八辈子没有认识字的。
  
真实的解缙是什么状况呢?史料记载,解缙出生于江西省吉水县的一个书香门第之家,其祖父解子元,是元朝至正五年的进士;其父亲解开,明朝初年一直从事著述办学。而解缙字大绅,又字缙绅,号春雨,又号喜易,是明朝第一位内阁首辅,担任过《永乐大典》总纂修,被称为“明朝第一才子”。
  
至于相声里那个叫鸿魁的大号,我还真弄不明白。古人有名,有字,有号,就没听说过大号是什么。   
  另外,听完了《解学士》,我总觉得曹丞相是个平易近人的好宰相,理由如下:
  
1、首先说住所,丞相府后面是豆腐房。要知道,解沛然连儿子学费都交不起,基本上相当于城市贫民。您看看如今,高官府邸周围有豆腐房么?贫民能跟高官做邻居么?而且,曹丞相还十分关注豆腐房的对子。他知道豆腐房那年贴的对子是“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打三枪”,还知道人家把横批贴倒了,如此关注老百姓的生活琐事,放到如今,别说高官,就说厅局级的小官,有几个能做到?这些充分说明,曹丞相是个真正亲民的好宰相。
  
2、再说砍竹子。人家瞧你的对子不顺眼,也没让你撕对子,人家自己跟自己怄气,砍自己家的竹子。有这么好的官员么?如今当官的若看你不顺眼,先派警察把你抓起来。当然,相声里说了,曹丞相担心,要是把人抓了,把对子撕了,人家会说他以大压小,以官欺民。这是多好的官啊!一个非常在乎民意的官员!过去没那么多法律管着,丞相尚能如此自律。如今呢,这么多法律管着,官员依然这么嚣张,特权四处横行。当然,如今的官员也怕舆论谴责,但他们可以找黑社会嘛,跟房地产商打个招呼,人家立刻派一帮黑社会来,别说撕对子,连房都给你扒了,就给你留一门框,让你贴对子!这充分说明,曹丞相是个有道德自律的好宰相。
  
3、再说请解缙上门拜访。曹丞相被小孩子挖苦,说他气生不得,还说他是水煮的螃蟹。曹丞相虽然气恼,却认赌服输,出门相迎。这一方面说明曹丞相说话算话,吐吐沫是个钉,另一方面说明他心胸宽广,只要对方有本事,我就再怎么不乐意,我也忍着。如今的官员,我见过很多,讲道理讲不过你,马上吹胡子瞪眼跟你急,仰仗权力禁止你再与他争辩。这充分说明,曹丞相是一个非常礼贤下士、尊重人才的好宰相。
  
4、再说曹丞相的办事风格。大家如果去过政府部门办事,就该知道在政府部门办事手续有多复杂,尤其是要见到高层领导有多么困难。你不信就去中南海试试,你到新华门口,跟站岗的武警说,你要见某位副总理,你看人家会不会屁颠屁颠的去找副总理汇报,说门外有个家伙要见您,您见还是不见啊?我曾路过某监察部门的旧址,那单位早就搬到了别处,在一个冷落的后门,贴满了各地群众的愤怒言论。没办法,见不着官呀,大家只能如此------可是你再看看曹丞相,谢缙登门拜访时,手续是多么简单。一个小孩子登门拜访,中间只有曹安一个传话的,俩人就能交流得如此通畅,甚至曹丞相最后亲自出门迎接,这对于一个宰相来讲,是非常难得的。
  
下面,咱再说说曹丞相的管家曹安。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这话说得不到位。如今你别说去中南海,就随便找个有点儿权力的衙门口,你看看门口那些喽啰,有哪个县长惹得起?门口保安都不拿正眼看你
------再举个例子,前一阵国家档案局某官员闹出了绯闻,网传一天一万包养女主播,四年就是一千多万。要知道,那家伙不过是中办一个副处长,后来到档案局当副司长,也就一正处级,七品县官而已,可比宰相府的大总管差远了,可是这么一个小官就这么牛。
  可你再看人家曹安,人家都干了些什么。人家一出世,就跟花把式王三,挑水的赵四,门房的老刘一起,四个人把后花园的竹子给削了半截,后来又把竹子连根儿刨了。人家一大管家,跟劳动人民一起干活儿。你看看如今哪个办公厅主任还干这活儿?
  而且,人家还为了一副对子,一趟又一趟的亲自往豆腐房门口跑。开始只是远远的看对子,并未扰民。后来虽然也敲门了,可当解缙问他爸爸,他发来多少人马?他爸爸说,净人,没马,就来一个管家------听听,人家没开公车,也没骑马,就腿儿着来的,而且看样子也没带多少随从,丝毫没有官僚主义的作风。
  
更让人钦佩的是,曹安让豆腐渣骂了一顿,啥也没说,也没锁人,忍气吞声的就回去了。俗话说,主多大奴多大,如今大领导手下那些狗腿子,气焰比领导还嚣张好几倍。再看人家曹安,骂不还口,本来想锁人,挨了顿骂就不敢锁了,这是多好的一个下属呀!这说明曹安心里装着对人民群众的敬畏之情。人家也知道,因为一副对子锁人是没道理的,而没道理的事儿是不能轻易干的。如今的官员的下属,他们敬畏人民么?他们知道讲理么?他们就知道伺候好领导,领导不高兴就是我们犯错误。遇到这种事,恐怕不用官员指使,他们自己就知道如何窜出去为了领导欺压百姓了。
  
再往下看,当谢缙登门拜访曹丞相时,曹安依然不辞劳苦,顶着丞相的训骂和小孩的奚落,一趟一趟的从门口跑进府里,来回传话,忠实的传递着双方的信息,没有添油加醋,没有任何篡改。这种忠诚,如今哪一个官员能做得到?那些GDP之类的信息,哪个不是过一级就添加一个零?
  
可惜呀,就是这样一位好宰相和一位好下属,作品的初衷却是讽刺他们,是为了把他们塑造成浑不讲理的官僚和仗势欺人的狗腿子。可是,如果连这都算浑不讲理,连这都算仗势欺人,那么如今官员的做派又算什么?要知道,他们比如今的官员何止强一千倍一万倍。
  
当然,咱们很好理解,因为这个故事是过去的老百姓编的。之所以这么讲,一是出于戏谑的需要,二是反映了老百姓的朴素愿望。坏官、赃官都如此平易近人,那好官会成么样?还不把咱们老百姓都给美死了?不过,也许过去的老百姓是对的,也许并不是过去当官的好,而是如今当官的太坏了,相比之下封建社会的官员反而显得良善了许多。
  
算了,深了就不说了,简单聊聊而已。
 已同步至 言之的微博

文章奇哉!!!
1

文章妙哉!

有点意思

平淡无奇…

可称bia胡撸!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本站是民间公益网站,人力所限未能一一核实授权,如有异议烦请函知以便立即处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后窗 2013-7-8 16:10
缙出生于江西省吉水县的一个书香门第之家,其祖父子元,是元朝至正五年的进士;其父亲

由此看出祖、父还真是没识字的
引用 袁小可 2013-7-8 16:24
后窗 发表于 2013-7-8 16:10
由此看出祖、父还真是没识字的

天呐,我这是肿么了?敲着敲着就想起那电影导演了,这俩人……
引用 施伟柱 2013-7-8 18:32
袁小可 发表于 2013-7-8 16:24
天呐,我这是肿么了?敲着敲着就想起那电影导演了,这俩人……

您听一听,俺们山东的相声名家王振华、张存珠的《学唱地方戏》,就知道什么是大号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UEcH_RwSE/
引用 dadako 2013-7-8 19:19
刘宝瑞的相声大多数都是这么个套路,虽然人物总是好坏分明,但坏的也并不是那么过分,让你恨不得把他弄死。这些坏人多少都有点好玩,比如曹丞相,这样才让听的人不厌烦。
引用 王波海 2013-7-8 20:03
这个相府啊,不能离豆腐房太远,太远了看不清对联。
这个豆腐房啊,只能跟高官住邻居,千万不能挨着小官的家。有道是阎王好处,小鬼难缠。
这个小可啊,文章写的不错,表达得也很清楚,但话不能都说出来,应当留一半。你怎么夸曹丞相都行,没人有意见,就是不要比对现在,小心还有比棱镜更厉害的玩意。
引用 老是糊涂斋主 2013-7-8 20:33
王波海 发表于 2013-7-8 20:03
这个相府啊,不能离豆腐房太远,太远了看不清对联。
这个豆腐房啊,只能跟高官住邻居,千万不能挨着小官的 ...

姜是老的辣
引用 袁小可 2013-7-9 14:29
王波海 发表于 2013-7-8 20:03
这个相府啊,不能离豆腐房太远,太远了看不清对联。
这个豆腐房啊,只能跟高官住邻居,千万不能挨着小官的 ...
这个小可啊,文章写的不错,表达得也很清楚,但话不能都说出来,应当留一半。你怎么夸曹丞相都行,没人有意见,就是不要比对现在,小心还有比棱镜更厉害的玩意。

呵呵,谢谢。确实,要是从写文章的角度,写一半留一半效果更好,应该猛夸吃曹丞相就足够了,后一半应该隐去。因为只是闲聊,所以就都说了。
不过您不必担心棱镜,用大纲的话说,我们这个年纪嘴里有把门的。只要不抨击组织,骂骂当官的败败火应该没危险,毕竟不是“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的时代了。
引用 言之 2013-7-9 15:36
这种批讲,我看着竟很受用!
引用 好心的坏人 2013-7-9 20:10
文章奇哉,文章妙哉,文章奇妙而绝哉!
引用 银锭观山 2013-7-9 21:14
你要不说我还忘了,
有一事不明想向各位领教领教,
斗法里的解缙和这位解学士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引用 言之 2013-7-10 00:04
银锭观山 发表于 2013-7-9 21:14
你要不说我还忘了,
有一事不明想向各位领教领教,
斗法里的解缙和这位解学士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横是一人儿。
引用 骑鲸 2013-7-10 04:54
中华老店,专治各种不服
引用 narshi 2013-7-10 08:07
“也许过去的老百姓是对的,也许并不是过去当官的好,而是如今当官的太坏了,相比之下封建社会的官员反而显得良善了许多。”
      相比之下封建社会的官员反而显得良善了许多?这个说法从何而来?就拿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大清朝来说吧,“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把蒙古人大部分都送去当喇嘛,使蒙古族人口大幅下降;禁海,阻碍自由贸易;科举考试,文字狱,限制德先生与赛先生的发展;  试问,一个普通老百姓,谁愿意去封建社会当子民,而不愿意留在现在的社会里呢。现在的社会是有非常多问题,但总比封建社会强多了。棱镜很坏,但还有比棱镜更坏的,占领华尔街的的人的律师,被法官判定不能使用宪法的言论自由来做辩护。
引用 河北玉麒麟 2013-7-10 09:46
刘宝瑞先生相声里的反面角色其实都挺可爱,愚而不昧,还有些憨直你说像九千岁、和珅
引用 好心的坏人 2013-7-10 14:14
河北玉麒麟 发表于 2013-7-10 09:46
刘宝瑞先生相声里的反面角色其实都挺可爱,愚而不昧,还有些憨直你说像九千岁、和珅

《黄半仙》里的大太监崔英,满不懂与假行家,大脑县衙门的县官,风雨归舟里的花冤钱……
引用 王波海 2013-7-12 08:39
本帖最后由 王波海 于 2013-7-12 11:40 编辑
袁小可 发表于 2013-7-9 14:29
呵呵,谢谢。确实,要是从写文章的角度,写一半留一半效果更好,应该猛夸吃曹丞相就足够了,后一半应该 ...

袁腾飞也姓袁,看了他写的《历史是个什么玩意》,真替他担心。小伙子历史学得不错,讲得也蛮生动的,唯一的毛病就是一到关键地方就多一句嘴。比如讲孔圣人,临了非要建议大陆把教师节改到9月28日去跟台湾同步,这不是嘬祸嘛。再比如讲法家法制,非要拿志愿军烈士的后代违法来举例,介不是吃饱了撑的嘛。还有,说秦始皇,他拿现代的360清病毒软件来类比,那老板是谁你知道吗就得罪人。说晋武帝灭吴,本来讲得好好的末了非弄句“吴国老百姓就跟1949年北平人民欢迎解放军似的”,人家离退休老干部能乐意吗?至于抗美援朝美国飞机把某人炸成了烤鸭烧鸡什么的那就更了不得啦 。所以增广里有“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交一片心”。当然我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整姓袁的又不会牵连到姓王的,没必要操这份闲心。
说实话,我个人还是很喜欢听袁腾飞讲历史的,还有袁小可的故事。
引用 袁小可 2013-7-12 13:32
本帖最后由 袁小可 于 2013-7-12 13:36 编辑
王波海 发表于 2013-7-12 08:39
袁腾飞也姓袁,看了他写的《历史是个什么玩意》,真替他担心。小伙子历史学得不错,讲得也蛮生动的,唯一 ...

当然我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整姓袁的又不会牵连到姓王的,没必要操这份闲心。
说实话,我个人还是很喜欢听袁腾飞讲历史的,还有袁小可的故事。

想得美,谁说不会牵连到姓王的?《连升三级》没听过?
魏忠贤一听,怎么着?敢骂我?杀。杀完了他一想:不对呀,他骂我他一个人知道,他告诉我了他也知道,这我更寒碜啦,这也杀!这也完啦!

呵呵,还是感谢麻老提醒,我至少不会在正式出版物或者中央电视台这样讲(当然我也没那机会)。在当今中国,到底网络语言把握一个什么样的度,这是一个很好的课题。实际上,老年人跟年轻人的想法不太一样,不同的场合(比如小剧场、课堂、广播电视)也存在很大差别。昨天非常认真的把@施伟柱 子贴的马志明访谈录看完了,感觉少马爷非常在乎自己说话的分寸,不知是右派时候留下的阴影,还是故意这样说的。
引用 海客 2013-7-12 15:39
银锭观山 发表于 2013-7-9 21:14
你要不说我还忘了,
有一事不明想向各位领教领教,
斗法里的解缙和这位解学士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这是当年张寿臣老夫子的话:

《山东斗法》,咱们老前辈说这个活,一张嘴就拧啦,这活是《解学士》的“底”,接《解学士》,跟《解学士》是背道而驰,一说,观众就走啦。为什么呀?原本《解学士》不够一天说的,就拿《山东斗法》来接,演员一说就拧,观众一听就走。我说《山东斗法》的时候儿,—开始是说“琉球国”,有明朝的历史,有地理有历史可据,一说,先把懂得这段历史的观众拢住了,后来老道一出来“包袱儿”,把这个就忘了,这是拿正的拢,然后再往歪里走。相声,一个人说的也好,两个人说的也好,“垫话儿”是最要紧的,“垫话儿”不响,后面的活就很难说。有时候儿“垫话儿”响啦,观众的情神也集中过来了,临完又反了,这是怎么回事呀?因为那线没接好,观众的精神集中过来啦,入活的时候儿跟“垫话儿”拧着,不是一回事,当时它就反,这活就完啦。

我一直想知道什么是“拧”。这是过去的老帖:http://www.xiangsheng.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438

这是张寿臣先生56指示的片断。张先生讲“背道而驰”、“拧”,各位可知其确切含义?
我的猜测,各位看看成立否:
《山东斗法》现存较流行的录音有两个版本,刘宝瑞先生的版本里,守榜的大人就是解缙,而常连安的版本就改成了王俊王大人。人名略作调换,效果却迥然不同。《斗法》里守榜的大人,纯粹是个陪衬。设计为解缙,是为了与《解学士》牵线。线虽然牵上了,却极为牵强,因为《解学士》里的解缙聪明智慧,到了《斗法》里,就成了连常规判断力都没有的糊涂虫了。《解学士》本来是一部轻喜剧,到了《斗法》,就成了荒诞剧了。
张先生所说的“背道而驰”,是不是指这个?
大家都说常连安的《斗法》好,除了这个人物设计更得体,还在于节奏的紧凑。而刘宝瑞先生的录音,则更多地保留了老年间茶馆里刻意放慢节奏搪时间的旧貌。
我猜测常的《斗法》,应是得益于张寿臣的点播。这一点容易验证,张铁山编的那本《张寿臣笑话大全》里就收录了张寿臣口述的《斗法》本子,晚上回家,我就对一下。
……
补充一点史料:《解学士》最早的版本从少年解缙,一直说到成年。因为官场那部分,效果远不及少年部分,所以渐渐没人说了,所以如今留下的录音和文本,都是讲少年解缙。
按照张寿臣先生的说法,《斗法》接《解学士》,硬山隔檩,效果的确好不了。
引用 施伟柱 2013-7-13 12:33
袁小可 发表于 2013-7-12 13:32
想得美,谁说不会牵连到姓王的?《连升三级》没听过?

呵呵,还是感谢麻老提醒,我至少不会在正式 ...

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一“子”字,俺觉得挺惭愧的
孔子、孟子、墨子、荀子、孙子,小可怎能比得了。俺说的是不才我自己,可没说您,别误会喽。
孔孟乃是文教界的圣人,鄙人乃一草莽圈中的剩人。人家好比灵芝生长在仙境中,我好比狗尾草栽在了破瓦盆

查看全部评论(20)

Archiver|中华相声 ( 备案号:粤ICP备05083239号  
Copyright©2001~2019 中华相声,致力于相声文献收藏与作品评论,追求理性立场和独立品格的民间公益网站。

GMT+8, 2019-2-18 04:27 , Processed in 0.916327 second(s), 2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X3.2 , Gzip On.

返回顶部